二战结束后,在对奥斯维辛监狱战友们遗留下来的物品进行清理分类时,专家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卷“诗稿”。我的学生郑俊一、许鸿梅、郭婧博、任强、张美侨做了一些文字校对和英文翻译工作。这是一卷特殊的诗稿,是作者蘸着鲜血写在白色衬衣上的。又《旧五代史·赵延义传》载,延义世为星官,兼通三式,尤长于袁、许之术。
  由于血液的书写性能比不上墨水,又加上时间已久,血书诗稿变得斑斑驳驳,专家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些文字还原出来。另外还有文王庙祭商先王的卜辞,亦为证据:
  然而,当经过重新抄写的诗稿完整地呈现在专家们面前时,大家却感到意外,因为,诗稿上所表现的内容,没有忧伤,也没有愤怒,那依稀散发着血腥之气的文字,表达的竟是闲适美好的生活按照古代中国的情况,最初的国家与氏族部落之间并没有一条截然的界限,不宁唯是,而且由氏族部落到国家的发展,还是一条长期渐进的漫长的道路。
  诗的题目是《窗子》,是这样写的:清晨,我推开窗子/走在林间的小路上/鲜花馥郁,鸟声婉转/我心灵的窗子亦打开/仿若阳光万道穿透心灵……
  全诗共有三段,24行,分别写了早晨、中午、黄昏,在野外嬉戏的情景。8.四星聚合
  在这首诗中,“窗子”一词,先后出现了八次。又国家应于各大城镇设立卫生章程,使地方可免疾病之险。这让专家们不由地想到,当时,写作这首诗的作者是否正被关闭在一间有窗子的囚室里?而这间囚室的窗子外面正好有秀丽的风景?———想到这里,专家们非常兴奋,他们想,如果情况果真如此,说不定他们会找到诗歌的作者。1988年美国考古学家泰恩特(J.A. Tainter)出版了《复杂社会之崩溃》一书,对文明和复杂社会的崩溃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探讨。
  接下来,专家们对奥斯维辛监狱的囚室进行了逐一排查。如太平公主所料,睿宗对彗星的认识仍然局限于灾祸来临的预兆。然而,随着一间间囚室被否定,专家们也越来越失望———也难怪,在条件那么残酷恶劣的环境下,可恶的法西斯怎舍得建造这样一间环境优美的囚室呢?
  就在排查即将结束的时候,却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监狱B区,发现了一间带“窗子”的囚室———701囚室!B区是奥斯维辛监狱的中间地带,是重点地区。其二是道教流行行善消罪的故事,道教徒主要依赖做善事来达到消除罪恶的目的。专家们立即赶往B区。世无逃死之宰相,亦岂有逃死之御史大夫乎?君臣之义,本以情决,舍情而言义,非义也。在B区,专家们看到了701号囚室。这显然是理性地对待基督教,而不是对它作简单地全面否定。然而,令专家们感到意外的是,701号囚室墙壁上的窗子竟然是用鲜血画上去的!大小和真的窗子差不多。如果说数学研究之所得,使焦循在人才如云的乾嘉学术界赢得了一席地位,那么他的《周易》研究,则使之卓然名家,一跃而跻身领先行列。那扇窗子,两扇窗扇朝外敞开着。在这一研究课题中有一个值得我们注意、并在某种程度上困扰着我们的问题,即如何将舶来的社会法则研究和中国史实相结合的问题,也就是说如何将对社会发展一般性规律的探索与中国史学和考古学个案研究相联系的问题。
  经过DNA检测,701囚室墙壁上的血迹和诗稿中的血迹是同一个人的!
  至此,专家们得出最后结论,当年那位作者,正是坐在这扇“窗子”下面,写下了那些美好的诗句。经过这样重新解释的三民主义便是新三民主义。
  专家们还还原了这样一副情景:在那最艰苦的时期,战友们被关闭在奥斯维辛监狱的701囚室里。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德宗也强调务必选取“景行审密者”,言外之意就是有好的品行且能保守秘密的人。窗外,枪声、吆喝声、哭喊声不断。当时也正值欧美列强发达而中国贫弱之时,这帮留美学生对在中国发展科学的迫切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同处一室的战友,却没有半点忧伤,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深情凝望着“窗子”外面的“风景”,他们畅想着自己正走在阳光明媚的林荫小道上,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煦的春光……
  如今,701囚室已被划为战争纪念馆。[138]这实际上将包括佛教在内的一切宗教都斥之为与科学绝对对立的愚民迷信。每天到这里来参观的人都络绎不绝。他的手稿已经丢失,因此我们难以断定其文字。为了提醒人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今天的701囚室墙壁上多了一句话:囚室可以囚困我们的身体,却永远不能囚困我们爱好和平、渴望自由的心!


《窗子》作者:张前,本文摘自《清远日报》2010年7月24日,发表于2010年第22期。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01-22 22:00:37。
转载请注明:窗子 | 三分钟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