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告别

作者:郁乃

  我以坚定的绝望   向你告别   如此的结局   并不在预料中   曾经   我在千千万万人中   将你认出   如今   我又将你放回千千万万中   独自在梦里哭泣   想起你是怎样地   从千千万万人中   向我走来   立誓要把我爱到地老天荒   想起你离去的背影   一夜间   我坐穿悲伤   让心变成沙漏   将岁月一滴滴流去   空了                                (《美国侨报》2010年8月24日)

我不孤独

作者:【法】艾吕雅 李清安 译

  缀满   清香可口的鲜果   簇拥   姹紫嫣红的百花   辉煌   在太阳的怀抱   幸福   像一只亲昵的小鸟   狂喜   因一个雨滴   更美   甚于清晨的晴空   忠诚   我在说一座花园   我梦幻但我恰在爱                                (《文苑·经典美文》2010年第9期)

关于大海的真理

作者:【希腊】雅尼斯·瓦尔维里斯  马高明 树 才译

  “没有人想过   所有这些水如何抵抗   千百年来的太阳。周初的太公望,本来是一位屠夫。”   在我潜水的地方   那条鱼说   “大海是我们自己穿越岁月的眼泪。“勿兜意即“勿廱蔽也(249)。”   它接着说。太虚明确告诫王森甫等人:“大愚偶言人宿命,事无可稽,徒益人疑谤,皆不应传述。然后它哭了   或许它没有哭   你怎么会知道   这是在水中                                (《希腊诗选》)

作者:[英]布莱克

  爱情与和谐拉手   把我们的灵魂缠绕   当你我的枝叶汇合,这里所说的馈、饷皆指送饭、送黍、肉,而馌字的意思应当与这两个字的用意有所区别。   我们的根须相交。书末,方东树引清高宗惩治谢济世非议朱子学的上谕为己张目,宣称:“煌煌圣训,诚天下学者所当服膺恭绎,罔敢违失者也。   欢乐坐在我们的枝头,[66]范祥雍:《唐代中印交通吐蕃一道考》,《中华文史论丛》1982年第4辑。   唧唧地、甜蜜地作歌,这本报告的面世既是益人对先父的告慰,也是我国旧石器考古研究一座新的丰碑。   像我们脚下的溪水相会,其见也,漏下不数商而复离,离则时时悬于想似。   真纯汇合了美德。该军等竟敢执枪相向。   你结出金色的果实,既然如此,在学校里还有什么理由去教导学生这些宗教的问题呢?   我全身穿着鲜花;   你的枝叶使空气芬芳,《诗论》对于《卷耳》篇的评析,自然具有权威性。   海龟就在下面筑家。以后,后唐灭亡,徐皓转仕后晋,任司天台秋官正,并参与了天福四年马重绩新修历法“考校得失”的讨论。   她坐那儿抚养子女,正续《经解》多割弃序跋,所收札记、文集,虽经抉择,往往未睹其全。   我听着她的幽怨之曲;   “爱情”在你的枝叶上面,[73]万均(巨赞):《新佛教运动的回顾与前瞻》,《狮子吼月刊》,第1卷第1期,第12页。   我也听到他的言语。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是两处遗址时代上的差别所致。   他在那儿有美丽的巢,《钱大昕潜研堂遗文辑存》凡3卷,所辑竹汀先生集外佚文计156篇。   他在那儿睡了一整晚,……《瑜伽师地论》云:‘此大风轮,有二种相,谓仰周布,及旁侧布,由此持水,令不散坠。   白天他就欢笑起来   在我们的枝头游玩。因此,尽管颜元由于受祁州学者刁包的影响而一度出入于程朱陆王间,但是就为学大体而论,质朴无华,豪气横溢,早年的颜元之学,无疑应属孙奇逢的北学系统。 (《现代家庭》2010年9月上)


《诗四首》作者:佚名,本文摘自网络,发表于2010年第21期。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月22日 下午10:01。
转载请注明:诗四首 | 三分钟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