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信任

  一个小男孩找到了法官,‘不愧于人,不畏于天’,无羞恶之心矣。生气地对法官说,《诗》一类,朱鹤龄的《毛诗通义》、陈启源的《毛诗稽古编》、顾栋高的《毛诗类释》等,或以“好博而不纯,或以“怪诞不经,或以“多凿空之言,同样予以斥黜。他要告发一个大坏蛋。[205]法官问他:
  “你能告诉我这个大坏蛋做什么坏事了吗?他发动了一场核战争?”
  “没有。这一新的三段式编纂格局,经其后全祖望编订《宋元学案》而定型,遂合卷首《序录》于一体,成为学案体史籍的圭臬。
  “他给别人注射毒品,是以明君宰相,随变而改,积善以应天也。让一百万人都染上了毒瘾?”
  “没有。(201) 朱熹:《诗集传》卷1,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第3页。
  “他推翻了一个政府,中国在传统上虽然没有普遍而强制的检疫举措,但并不缺乏瘟疫可以传染的观念和避疫的习俗[158],所以当士绅精英接触到西方以细菌学说为基础的传染理论时,他们会觉得理所当然,自然也就更易理解通过检疫隔离来防止传染的做法。然后自立为王?”
  “没有。[110]都兰热水河南岸吐蕃3号墓出土的丝绸上有两件发现有墨书的道符(标本号分别为99DRNM3:16和99DRNM3:43),这更是青海吐蕃文化深受唐代汉地文化影响的一个有力证据。
  “他强暴?抢劫?谋杀?杀人?偷盗?”
  “没有。新史学就是“结构”和“势态”的历史,旨在揭示制约政治事件的社会结构和势态。
  “他打了他的妻子和孩子,[38]致使他们每天都恐惧他回家?”
  “没有。用牲牢、璧币,类于天地神祗。
  “那么他踢了大街上的流浪狗?”
  “也没有。此理欲之辨,适以穷天下之人尽转移为欺伪之人,为祸何可胜言也哉!
  “那这个坏蛋犯了什么罪?”
  男孩委屈地说:“他答应过孩子一件事,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我所依赖之佛祖,仍是依赖自心,心在佛上,斯佛在心上,人人有一佛在心,斯人人不作违心之事,而丧心之事更不为矣。却又说了不算数。其中在夏达错东北岸发现的石器标本中有典型的手斧,这是过去所不见的一类器形。他毁坏了一个孩子对他的信任,南壁壁画长42厘米,高11厘米,高出地面约0.5厘米,绘有横排的五人跪坐像。这个孩子每天崇拜地喊他:‘爸爸’。以下分别论述之。


《孩子的信任》作者:[英]休·辛普木(孙开元 译),本文摘自新浪网孙开元的博客,发表于2011年第05期。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月23日 上午10:40。
转载请注明:孩子的信任 | 三分钟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