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的理想世界

  意大利着名摄影师梅耶尔来到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马里。虽然今日我们已无从读到倪元瓒的来书,但是从孙夏峰的回信中可见,正是元瓒来信把刘蕺山留有董理宋明理学遗著的消息告诉了孙夏峰,所以夏峰闻讯才会说“念台先生所选,未得一卒业。在首都巴马科,他将世界着名景观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城市街景、自然风光等制作成背景图片,让不同年龄的人从中选出自己喜欢的或是梦想的地方。以后西藏的种族和文化,有可能就是以这两者为主体,再接受其它的因素综合而形成的。“对于出生并生长于撒哈拉以南的你来说,最想去哪儿?在哪个房间或地点,和哪些人在一起?灯光如何,家具有什么,你会摆出什么姿势?”然后,梅耶尔将每位参与者的个人照片和选出的背景图片融合到一起组成一幅极具立体感的画面。贞元八年(792)十一月朔,历官徐承嗣“言食八分,测之及三分”,[24]即被视为“阳盛阴潜之庆”,宣示朝堂,编入史册。这些合成图片在“非洲图片节”上展出,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反响。于国家之生存固为不利,于教会之自身,至多亦只是得失相消而等于零而已。马里人一次小小的思想旅行、一次短暂的思想逃脱,却让整个欧洲获得了一次难得的灵魂洗礼。另一幅画面分为上、中、下三排,每排均绘有人物像。

  我们原先以为,来自如此贫穷落后之地的居民应该出于本能选择一些豪华的场面作为背景,来表示自己对命运的抗争和不满。依照马氏此说,《鸠》诗中的“仪当读若“,用若仪表之“仪,有标杆、榜样、表率的意思。然而实际上,所有参加这次活动的马里人,不论年龄和性别,竟没有一人选择奢侈、豪华的背景!他们有的人选择了令人乏味的教堂大厅,却没有选择好莱坞的华丽电影场景;有人选择了一些喧闹的地方作为梦想地,例如一条美国高速公路、人山人海的公海沙滩、堵满了出租车的西方某城市街道,却没有选择顶级跑车或带有私人游泳池和小型飞机场的豪华别墅;还有人选择自然风光为背景,比如一片茫茫白雪、古希腊遗址的废墟或是宽阔无垠的大海,甚至还有个小男孩选择了一个堆满资料的档案室。日本战败后,考古学则成为军国主义垮台后填补意识形态真空的最好手段。虽然被给予了梦想的权利,但他们既不想通过照片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也不想用它来炫耀。如生理上,有的女性高大似男人,而有的男人矮小如女性。

  从这组合成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出,马里人的这次思想旅行与彻底颠覆自己的社会地位完全没有关系。在讨论文化命名的同时,不少学者还对其文化面貌进行了总结,其中涉及器物、居住形态、墓葬方式、宗教信仰等方面。尽管来自西方的价值观影响愈来愈强烈,但他们对社会地位的象征——房子和汽车等物毫无兴趣,他们只对日常生活、城市街道和那些不知名的自然风光感兴趣,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和其他人在一起。[69]此次宫廷政变,显然是长安地区的一次重大灾祸,故在日食预言中遂有“京师分”的解释。另外,几乎没有哪张图片存在着特别强烈的冲突感,每位参与者的照片和所选择的梦想地都非常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虽然卡若遗址仅仅只是一个局部的区域性考古文化遗址,但从中反映出的,则很可能是青藏高原史前时代具有普遍意义的某种文化现象。大部分图片都是可信的——如果不被告知是合成图片,那根本不会有人发现照片是“假的”。他认为,在现成的中文词汇中,没有任何中文字义可表现基督宗教的“God”一词的概念,只能从中文经典的现有名词中,力图找出可以激励人产生最高敬意的词加以表示。不论是从照片本身,还是从旁人的眼光来看,这些马里人虽不是真正身处于梦想的地方,但看起来却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此后的基督教《圣经》译本在此问题上,基本上只有两种译名,“神”或“上帝”。这就是全球经济文化交流互动即“全球化”下的伟大产物:无论是站在雪地中间的非洲女孩儿,还是沿着艾米利亚大街骑自行车的非洲小伙儿,看上去都是真实可信的。[126]石窟北壁下方的壁画分格绘制出菩萨向追随他的五弟子告别、接受善供母乳糜、天众向菩萨礼供、菩萨安坐于龙女所供的狮座上受用乳糜等场面。

  反观我们,在描绘非洲和南亚穷苦人民的生活时,他们的饥饿和痛苦也仿佛充满了异域风情,“不习惯定律”似乎就是为这些生活在非洲的穷人而生成的。再进一步说,人们应当如何对于时命呢?《庄子·山木》载孔子有“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的话,其所说的“天即指时命,人们若安于时命就会通达,而人世间的爵禄之得却令人难以抗拒。但是,这些被我们认为是生活在世界边缘的人们却坚定地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这是中国第一批《圣经》汉译本。这些都可以证实,在那时人们已经翻译了部分《新约》,并有译本出版与流传,但译本失传。我们在这些图片中找不到任何的异域元素,因为非洲人并没有用异域的眼光来看待外面的世界,包括我们在内。是说经过宋明数百年演进,入清以后,理学在理论上已经枯竭,不可能再有发展的空间。他们坚定地相信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公民,没有人可以剥夺他们这个权利。在上述意见的基础上,我拟提出一些对此的看法。

  最美丽、最朴素的梦想属于这些生活得并不富足的人。毕、昴为天纲,白气兵丧,掩其星则大破胡王,行其北则天下有福。在这里,每个人的梦想都十分普通却相当合适,甚至就是现实的一部分。显而易见,“休征和“咎征的这些说法,完全合乎《洪范》篇注重推崇和强化王权这一主题。

  去过梅耶尔摄影工作室的一位马里人对我们说:“非洲没有绝望,没有身陷悲剧和战争而无法自拔。能为一,然后能为君子。”然而,我们却对这个健康的、生机勃勃的非洲知之甚少。其后数年,孙夏峰不断消化蕺山学术,进而融为我有,在弟子后学间倾心表彰。


《非洲人的理想世界》作者:米歇尔·塞拉 邵颖超 译,本文摘自《海外文摘》2010年第9期,发表于2010年第20期。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01-22 22:01:34。
转载请注明:非洲人的理想世界 | 三分钟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