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艺术节的最佳节目是——初一三班,江云同学的独舞《蓝鸟》变奏!”话音未落,台下已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三班同学兴奋的欢呼声。

这时,一个身形高挑纤细的女孩缓缓走上了台,带着学舞蹈的人特有的优雅和挺拔,咧嘴笑着站到了主席台中央。她已经脱掉了白纱裙,换回了一身校服,却穿出了和别人不一样的宽松随性。一头黑发也没有再盘着,随意地用皮筋拢在脑后,大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嘴巴。像现在这样笑着的时候,总是莫名地让我想起兔子的三瓣嘴。

她就是江云,一个特别擅长跳舞,经常拿各种舞蹈奖项的13岁女孩,我的同班同学。

我用力地鼓着掌,心里乐开了花。果然,这么闪亮耀眼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站在舞台中间啊。我这么想着,为班里能有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却也不免哀叹:自己大概是不会站在舞台上的人吧。

因为是艺术节,班里有些不一样的布置,收拾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有些同学便自愿留下来帮忙做值日。包括我,江云也在其中。虽然有人劝她歇着,但她笑了笑,没答应。她在舞台上那么高贵,平常却随和的很。我清理着墙上的气球剪纸,不由又对江云生了几分好感。

我踮起脚,想把上面粘着的几个气球摘下来,但苦于身高,沒有成功。“我来吧。”江云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传了过来。我一愣,随即让到一旁。“谢谢。”“没事。”她一跳脚,轻轻松松就够到了。

我有些不自在。跟江云一比,我整整矮了半个头。她扭头看着我,忽然咧嘴笑了,笑得像兔子看见了胡萝卜似的。“你不矮,是我太高了。”她朝我眨了眨眼。我笑了,顺着往下说:“那你高是不是因为学舞蹈啊?”“可能是吧。”她回答,“我四岁就开始学了。”“那么早!那你为什么学呢?”“我妈喜欢看舞蹈表演,经常带我去。我觉得台上的演员跳得特别好看,就想学。爸妈都特别支持我。”她说着,又笑了起来,比上次还要开心。

我听着她说,有些向往。“那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跳舞?”她顿了顿。“学的时候有时挺苦的,但早就习惯了。”她又想了想,补了一句:“不过每次在舞台上表演,我都挺开心的。”

我看着她。“我觉得你在舞台上的时候,特别自信。我一直很佩服你。”我想说这些话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自然地说了出来。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疑惑地回望。“我觉得你学习特别厉害。”她认真地说,“你做题的时候有种一气呵成的流畅,我也特别佩服你。我觉得,要是做数学题能表演,你做的题一定比我跳的舞好看。”我没忍住,笑了。这个比喻……

她没有在意我的表情,抬手指向窗外的主席台。“那是我的舞台。”她又指了指课桌,“这是你的舞台。”我脸上的笑渐渐敛去了。

“舞台”,一定要是真正的舞台吗?我问着自己。我可能不会像江云一样学习舞蹈,登上真正的舞台去表演。但我也有自己喜爱和擅长的领域,在这里,我找到了我的舞台。我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而我们要做的,是细心发现它,努力发扬它,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精彩。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09。
转载请注明:舞台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