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骆蕴良潮州太守序

昔韩退之为潮州刺史,其诗文间亦有述潮之土风物产者,大抵谓潮为瘴毒崎险之乡。而海南帅孔戣又以潮州小,禄薄,特给退之钱千十百,周其闕乏。则潮盖亦边海一穷州耳。今之岭南诸郡以饶足称,则必以潮为首举,甚至以为虽江、淮财赋之地,亦且有所不及。岂潮之土地啬于古而今有所丰,抑退之贬谪之后,其言不无激于不平而有所过也?退之为刑部侍郎,谏迎佛骨,天子大怒,必欲置之死。裴度、崔群辈为解,始得贬潮州。则潮在当时不得为美地,亦略可见。今之所称,则又可以身至而目击,固非出于妄传。特其地之不同于古,则要为有自也。

予尝谓:牧守之治郡,譬之农夫之治田。农夫上田,一岁不治则半收,再岁不治则无食,三岁不治则化为芜莽,而比于瓦砾。苟尽树艺之方,而勤耕耨之节,则下田之收与上等。江、淮故称富庶,当其兵荒之际,凋残废瘠,固宜有之。乃今重熙累洽之日,而其民往往有不堪之叹,岂非以其俗素习于奢逸,而上之人又从而重敛繁役之,刓剥环四面而集,则虽有良守牧,亦一暴十寒,其为生也无几矣。潮地岸大海,积无饶富之名,其民贡赋之外,皆得以各安地利,业俭朴,而又得守牧如退之、李德裕、陈尧佐之徒相望而抚掬梳摩之,故积有今日之盛,实始于此。迩十余年来,富盛之声既扬,则其势不能久而无动,有司者又将顾而之焉。则吾恐今日之潮,复为他时之江、淮,其甚可念也。

今年潮知府员缺,诸暨骆公蕴WsXMyf2C+IhTwMEYiVFScvQBiOnIBRlTaJFKoyM21c8=良以左府经历擢是任以往。公尝守安陆,至今以富足号,遂用是建重屏其地。继后循其迹而治之者,率多有声闻。及入经历左府都督事,兵府政清,自府帅下迨幕属军吏,礼敬畏戴,不谋而同。其于潮州也,以其治安陆者治之,而又获夫上下之心,如今日之在兵府,将有为而无不从,有革而无不听,政绩之美,又果足为后来者之所遵守,则潮之富足,将终保于无恙,而一郡民神为有福矣。夫为天子延一郡之福,功岂小乎哉?推是以进,他日所成,其又可论?公僚友李载暘辈请言导公行,予素知公之心,且稔其才,自度无足为赠者,为潮民庆之以酒,而颂之以此言。

译文:

以前韩愈作潮州刺史时,他的诗文也有些描述潮州的风俗物产等内容的,大致说潮州是充满瘴毒之气、崎岖险峻的地方。并且海南帅孔戣也认为潮州地盘小,俸禄微薄,特意给韩愈若干钱,周济他的匮乏。那么(可见)潮州只是南海边上一个贫穷的州县罢了。如今的岭南各郡县因丰饶富足著称,(人们)就一定(会)把潮州推为首位,甚至认为即使是江、淮(这样)钱财富足、赋敛颇丰的地方,也尚且有不如(潮州)之处。难道是潮州的土地在古时很贫瘠而现在很丰饶,还是韩愈遭贬谪之后,他的有些言语被不公平的遭际所激发而有失真之处呢?韩愈作刑部侍郎,为迎佛骨之事进谏,天子非常生气,一定要置他于死地。裴度、崔群等人替(韩愈)辩解,(韩愈)才得以被贬潮州。那么潮州在当时不是好地方,也大概可以看出来了。如今(人们)称颂的(潮州的好处),又是可以自己到那里去亲眼看到的,本不是出于虚妄的传闻。只是那里不同于古时,概括起来是有原因的。

我曾经说过:地方官员治理郡县,就像是农夫打理田地。农夫的上等田地,一年不打理就会收成减半,两年不打理就没有食物吃,三年不打理就会变成荒地,进而到了变成瓦砾的地步。如果能够竭尽种植的方法,并且按照耕种的时节勤于(耕种),那么下等田地的收成就能与上等田地的收成相等。江、淮过去号称富庶,当(这里遭遇)兵荒马乱之时,(就变得)凋敝破败贫瘠,本就会有这种结果啊。如今天下接连几代处于太平安乐的时期,但是这里的百姓常常会有不堪忍受(贫苦)的叹息,难道不是因为当地的风俗一向习惯于骄奢淫逸,上层的官员又对这里施以繁重的赋敛和徭役,剥削从四面八方集合到一起,那么即使有好的地方官员,也只是一曝十寒,对(百姓)谋生没有多少(作用)啊。潮州地处大海边,长久以来没有富饶的名声,那里的百姓(除了)上缴贡税之外,都能够各自安享田地(收成)的利益,行简朴之风,又有像韩愈、李德裕、陈尧佐这一类的地方官员守望、安抚治理百姓,因此(潮州)积累下如今的繁盛,实在是从这些方面开始的。近十几年来,(潮州)富裕繁盛的名声已经远扬,那么这种形势不会长久不变。相关部门又会想来潮州(征收赋税)了。那么我担心如今的潮州,又会成为那时的江、淮,这是非常值得忧虑的啊。

今年潮州知府职位空缺,诸暨骆蕴良先生以任左府经历的身份被提拔为这个职位去赴任。骆公曾经做过安陆知州,至今(安陆仍)因富足名声远扬,(后来)就按照他的方法继续治理这个地方,继任者遵循他的规章来治理安陆的,大多有好名声。等到(骆公)入府担任左府都督,兵府政气清明,从府帅下至幕属军吏,都尊重敬畏爱戴(骆公),不约而同。他对潮州,用他治理安陆的方法治理潮州,又会获得官吏和百姓的心,就像如今在兵府那样,(骆公)要做什么没有不依从的,要革除什么没有不听命的,政绩的优异,又果然会被继任者遵循,那么潮州的富足,将最终保全,全郡的百姓和神灵(都)因(此)有了福祉。为天子扩大一郡的福祉,功绩难道小吗?进一步推行这些做法,将来的成就,哪里能够说(得完)呢?骆公的同僚好友李载暘等人请(我)写一点话送骆公赴任,我平素了解骆公的心志,并且熟知骆公的才华,自认为没有值得赠与骆公的,(姑且)用酒为潮州的百姓(能有骆公任知府)庆贺,并用这篇文章来为骆公祝颂。

清代焦秉贞绘《王阳明像》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10。
转载请注明:送骆蕴良潮州太守序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