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成长

眨眼间,初中三年岁月飞逝,脑海中依稀记得2018年蝉鸣声中步入铁一中校园的稚嫩少年,再看时光已悄然流走,不禁惊叹于这一路来的成长。

我今年已十五岁,生活中总是填满着鸡毛蒜皮,大小的事情接踵而至。

事情需要处理问题需要解决,若方法得当,大家都高兴。若惊惶慌张乱了手脚,那便使一件小事情成倍放大,一发不可收拾。

一日晚上,我因留校默写直至六点半才出学校,离校时在学校门口不远处正见一位母亲在掌掴她的女儿,那孩子穿着铁一中的校服,看样子是低年级的学生。那位母亲情绪激动手掌扇在女孩脸上声音脆亮,不仅力度大,频率也高,只能听见女孩小声的对不起和断断续续的啜泣,看见此情此景,引得人好生心疼。可路边众人也只不过是看在眼里,将同情与可怜收在心中。我匆匆走过与那些路人无异,只是默默叹气。突然,一股热血喷涌直抵胸膛,我将书包和手提袋放在路边,回头一路狂奔回刚才的地方。

那对母女仍旧站在那里。我思来想去觉得自己独身上前过于冒失,就在学校门口拦下一名同样刚放学,看起来面善且身材魁梧的男生,简单把事情叙述一遍,请求他同我一同前去阻止,男生果断地答应了。我们就一同上前拦住那位母亲,问起这事情的缘由,原來是女孩本身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在这次英语考试中把自己的答案告诉了同学,被老师发现,约谈了家长。了解到事情的缘由,我心中舒了一口气。那位母亲也冷静了,我心头悬着的大石头也就缓缓落地。我和那位母亲交流,女孩的父亲也在一旁。我能理解父母的恨铁不成钢,也能理解女孩的小小虚荣。我说,孩子犯错,父母以暴力去解决并不是最好的方式,没有沟通解决不了的问题,更何况孩子年纪尚小犯了错还来得及改正。夜空下,母女拥抱重归于好,即便那时我已紧张得额头出汗,却为自己能帮到别人而高兴。

初一的我完全不知这些道理,在家中与父母一句话合不来就摔门发脾气,一点都不想着如何去解决。

回想当时我所面对问题总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好任其滋生,那时我不懂为人处事豪迈不拘小节,不懂共情与理解。我现在明白,心怀温柔,终将长大。

指导老师:周丽媛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10。
转载请注明:少年的成长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