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使我心雀跃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张岱此语,深得吾心,吾亦有吾癖——篆刻。篆刻之时,吾心雀跃。

偶遇巨来,踏上征途

初识印章,是见到陈巨来作品——《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玻璃展柜内,圆润典雅的印章,棱角分明的四边,暗含天圆地方之意。印面雕刻苍松翠柏,仿佛置身山岳之中,树下仙鹤展翅欲飞,昂头鹤唳,声振寰宇。印文圆润方正,刀法遒劲。方寸之间,每一刀控制与配合,竟构造出天人合一之感。沉浸于那如画的印文间和掌控方寸之美的感受中,如痴如醉,半晌方始回神。从此,篆刻的种子深埋心中,對此热爱无比。

路遇挫折,一蹶不振

篆刻之初,前行之路似乎大开光明,正昂首挺胸前进,几乎一日不刻,便茶不思饭不想,一想起篆刻便欢呼雀跃。不料脚下一块石头,将我重重绊倒。

那次,篆刻“慎独”二字,面对指甲大的印面,只想着成品的巧夺天工,却忘了刀刀的控制与配合。刻完一个“慎”字,已占据了大半空间。可偏偏“独”字笔画繁多,字体瘦长。这下,便陷入了一筹莫展之境。向窗外望去,骄阳似火,早已将晨露烤干,蝉仍在对着绿荫重复单调的叫声,苦闷而聒噪。拍拍手上石粉,掸去印章上的粉尘,心中失望如野火,灼烧着心中的篆刻之园。焦躁之火驱使着我刻下那可怕的一刀。锃亮钢刀划过光滑的石面,途中一个个崩茬如同一条绳子上一个个解不开、理还乱的死结,让人份外揪心。那一刀使全印布局失衡,“独”字上大下小,若倾倒一般。刻刀也在接近收尾之处,碰上沙钉,光滑崭新的刀口,崩掉一块钢片,仿佛心脏被挖掉一块肉一般。没想到在心中挚爱的篆刻上,跌了个大跟头。我丢开刻刀,双眸中带着无尽的失望。手一挥,石头摔在瓷砖上,如蓝天般晴空万里的石面,霎时间绽开一朵乌云,雀跃的心坠落谷底。

丁酉西泠,重拾激情

当我的篆刻工具已然蒙尘,一次杭州之旅,让我重拾篆刻的热情。杭州西泠印社,吴昌硕先生的作品展览。看着吴昌硕先生古拙苍劲、意境深远的书法,朴实无华、端严方正的篆刻,心中感慨:吴先生的字不光笔画遒劲,且每一笔下笔之前,皆经三思,笔笔刀刀配合圆转如意。我尚初出茅庐,怎能半途而废?

归家,重启征途

回到家中,重整旗鼓,将心爱的刻刀印台洗刷一新,拿起刻刀,正准备重启征途。目光一扫,偶然瞥到刻刀上的崩口,心中一紧,往昔的失败历历在目。我鼓励自己:人生在世,有胜有败,为何不可从头再来!

我拾起刻刀,翻转刀刃,呼出一口浊气,吐尽心中淤积!追求自己挚爱,只求我心雀跃,又何在成败?

从此,篆刻让我魂牵梦萦,不仅在于它让我欢心雀跃,更在于其中所蕴含的方寸之美与控制配合之道。在小小印面上,一刀一刀的配合与把控,便能创造出独属自己的小天地。一个人的一生不也像是那一枚印章?在有限的生命中,把握好中庸之道也就懂得掌控自我,便能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11。
转载请注明:篆刻使我心雀跃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