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美景

自黄山而下,回首仰望头顶众山。山中无云,吻着山林的气息的皖地之风,是否又镌上山林之痕迹。立于山脚,见那山间辉煌的艳阳,不由得心生感慨:若无努力的攀登,怎得赏如此令我心驰神往的美景?

晨起,登黄山。乘索道上至半山腰,几条栈道行过脚下,眼前便是始信峰。山中薄雾缱绻,林木绿松石般的魂魄朦胧了山岩刚劲的筋骨。山谷中溢散出的薄薄金色茶汤谨慎地蔓延开,不引人注意的是山鸟睡意惺忪的咽啾——至此“黄海仙都”,适逢如此美景,目力所能及处的众物,令人心驰神往。想必天下之人,既身处顺境,自然心生愉悦,也有“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的气概了罢。

下始信峰,几经周折,到西海大峡谷时已是午后。盘山路绵延不绝,栈道默默相连。沿途抚摸岩壁,但觉刚劲粗糙,是古拙的记忆。山虽背阴,阳光炙烤不到,但山中水汽极重,砂土山岩草树的气息并着水雾杂然拥入鼻腔中,身周蓄积恼人的闲热。只行得一两小时,便觉倦怠,又折了登山杖,心中不禁懊恼悲戚。

寻一平台歇息,恍惚之余观峡谷之景,不由得心驰神往。云雾下的谷中,氤氲着涌动着闪烁的淡紫色柔和的,是否就是仙境云泉。云上之树清晰如故,云下之树则以紫云轻掩面庞,似微醺少女,滤光的面纱不改其美妙面容。雾气绽放绮丽的绸花,仙境丝丝缕缕绵绵延延着的清冽着的确实是动人的微风,怎能说大自然不讲神话。

身处逆境,怎能无悲戚倦怠?只不过努力的脚步,更注重沿途令人心驰神往的风景,与前方光明可期的未来。

重振信心,迈开双脚,下午已行至白云宾馆。路不似西海大峡谷般奇险,但那千百级的台阶比肩接踵绵延向上,实费体力。坚定的脚步,已被疲倦压垮,失望气馁,早已经来到,怎还能有心情欣赏那曾令我心驰神往的黄山之景。瘫坐于青苔遍布的石板上,阳光滤过树叶,在苔花上折成碎光,是无力的挣扎。手下地面湿冷,土的腥味萦绕绕盘旋,夹杂的只是汗臭味。挑山工敦实的步伐,一步又一步向山顶迈去。雄浑的吆喝声与清脆的脚步声,留给了止步不前的旅人。

沉默许久。白日将熄。放弃吗?不,一整天的努力,怎可在此断送!

若无坚持不懈的努力,怎有黄山上毛泽东的“江山如此多娇”?朱德的“风景如画”?以及唐式遵将军书“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又怎有挑山工步步血汗,造就今天黄山胜景?黄山面前,芸芸众生皆平等。没有所谓捷径,只能努力攀登。

成功路上逆境许多,可最难突破的,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战之则胜,弗战则败。直面危险,努力前行,才能饱览成功山巅令人心驰神往的胜景。

整裝前行,逐落日之晖。终登上光明顶。日薄西山,万霞齐放,落日的余焰在天空放肆地留下鲜红的烙印,脚下的层云点燃又爆炸。天宇灼成淡橙,远些则是浅粉,背阳处则成碧蓝。红日在西天之极迸出耀眼光芒,将闪耀的梦幻抛掷向群峰,下方树叶也在焚烧,不过无浓烟之味味,但觉清风送来草木的清香、奇花的芬芳、大地的气息,还有鸣禽归巢之音,走兽寻家之声,风拂夏夜之乐。靛青色的云雾缥缈着傍晚清丽的紫水晶音符。实似巨幅水墨画。若伸手去触,手上也许会留有湿润的颜料,那是自然馈赠的美好记忆。

正留连于风景中,前方平台上人群忽地淡去,一人着白袍黑帽现于眼前。心中生疑,欲问其姓名,只见他笑而诵道:“黄山四千仞,三十二莲峰。丹崖夹石柱,菡萏金芙蓉”。忙踉跄上前,却见其笑而不语,恍惚间,李白渐渐变得透明,消失在余晖之中。只闻其诵诗声,于众山间回响,久久不散。

回首身后山路,自豪之感涌上心头。觉自己努力终得收获,古有李白、贾岛,今有郭沫若,老舍登黄山而成大作,不都是努力之果。人生是否也是如此,踏上成功之巅,回望一路艰辛,无不是旧日努力砌成今日成功。

夕阳西下,伫立山巅,满眼的美景让我心驰神往。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15。
转载请注明:黄山美景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