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强弱之变,皆是刘柳之别

公元805年,永贞革命失败,辘辘南去车轮带走了昂扬的理想,时代的强音转眼变得微弱喑哑。

梦得兄:

见字如晤。

愚弟今已至永州,其間惶惶无所栖身,只得暂时寄身于庙宇。想当初你我同科登第,琼林宴中意气风发,畅想“致君尧舜上”,吾兄赞我为“矫世厉俗”之强者。尔后王叔文革新时追随其后,意气扬扬。谁能料人命不能违天,才高不如势强,“欲为圣明除弊事”今成空谈。

永州荒僻之地,愚弟无所事事,乏味的官场又让身体每况愈下。后觅得小石潭景致颇佳,但久居让人“凄神寒骨”,却也让人如梦初醒。原来,“矫世厉俗”之“强”,非体格之强,乃权势之盛。朝中权贵自恃其强,结党营私,党同伐异,更有生而为强者,才庸学浅,依仗父兄之恩荫,“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着实让人生厌。可叹你我皆是弱者,功名靠寒窗苦读而得,欲与此中强者辩论于朝廷,谋利于百姓,却“一封朝奏九重天”,一路贬谪至此。权势面前,你我这等弱者终不可逆时局而动,委实可叹。

前日听得武陵人言吾兄志气昂昂,心下颇安,愿吾兄安乐。

愚弟子厚

永贞元年十月朔日

子厚贤弟:

衡阳一别,不觉经年。忽有贤弟信笺到来,不胜欣喜。信中得知贤弟心情忧烦,自觉宦海乏味,“矫世厉俗”之梦已然落空,想来必日日忧思,长夜无眠。然贤弟“强者”之道,愚兄不敢认同,故点灯披衣伏案,愿展片纸与9d30c1e6206bfbf246bda44fd863384c君商榷。

君亦知夫水与月乎?水逝花落,日月盈虚,而天地永恒。世之强弱,亦如天之常焉。强者得权,只得匆匆数十载岁月,弱者失意,也不过短短几十度春秋。所谓强权,其实镜花水月,转瞬即逝,君看“炙手可热势绝伦”者,几人得以留名青史?可知弱者增益其才其德,便不必自悲。心志强盛者,可坦然面对名利得失,得享“造物者之无尽藏”,不汲汲于功名,不戚戚于富贵。有志者可趋弱为强,此般至理岂是那些趋炎附势之辈所能得知?

愚兄在朗州有诗酒相随,无案牍劳形,也是快事!此间赏心乐事,朝堂上依仗强权的蝇营狗苟之辈,怎能知晓?今日天高地迥,有鹤群翱翔,天蓝羽白,颇为欣悦,赠君一诗:“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忘却那权势之强,有志者便可趋弱为强,忘却弱者之忧。望贤弟宽心宽怀,俟重逢于朗朗乾坤!

此时天色见亮,就此搁笔,以PxQc192PcH9uHomBsYHOSW82ALp4GX3ICV/abjf9SuM=待君同归京城之时!

愚兄梦得

永贞元年十月望日

14年后柳宗元病逝于柳州任上,后9年刘禹锡再度入朝为官,得偿“矫世厉俗”之愿。

■名师点评

1.体裁创新,构思精巧。这则写作材料的设置便于表明观点,展开叙述,可以针对毛泽东的“强”与“弱”的转换和对比来写出个人的见解。作者巧妙将关键词融入文本,以刘禹锡和柳宗元的心志之“强弱”来扣合材料内容,采用书信互答的方式揭示主题,写作构思精巧,非常新颖。

2.紧扣主题,层层深入。作者对“强弱”的理解非常深刻,没有停留于表面的“强弱”对比,以柳宗元对“权势”的“强”和“才能”的“弱”的理解来表达主题,之后以刘禹锡完全不同于柳宗元的理解来进一步阐述主题“有志者可趋弱为强”,层层深入,最后揭示主题时中肯准确。

3.结构严谨,处处对比。刘柳二人的交情一直以来都是佳话,同时他们两人对世事的态度也形成了鲜明对比,本文先从同时遭遇贬谪开始,中间以书信的形式写出两个人对人生际遇不同的看法,最后再以两人不同的结局来暗示主题。文中处处对比,前联后合,行文叙事十分流畅,结构相当严谨。

(点评人:黄传福)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19。
转载请注明:世间强弱之变,皆是刘柳之别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