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红

楼下摆着酒席,大红色的中式嫁衣穿在表姐身上。她挽着新婚丈夫的手臂,对前来参加婚礼的街坊亲戚们露出幸福的笑容。我拎着书包,随便吃了些东西,就被长辈们打发着上楼写作业去了。

“你现在还是学习紧张的时候,可不能松懈了哦!”伯母说着,对我笑了笑,便锁上了书房的门。我冲着那扇门,撇撇嘴,把书包随手一摔,书包像撞着了什么东西,发出了“砰砰,咚咚”的一阵乱响。

我走过去一看,是一个破木箱,上头挂着的锁不翼而飞,只余下些残破的铁锈掩着锁头。我望着破木箱,好奇心便压倒了一切,犹豫了一会儿,便轻轻地打开箱子,便见着一沓厚厚的、大大小小极不规整的纸张。摆在最上边的,是一张粗糙泛黄的结婚证,我熟悉那用繁体字写下的名字,就是那个把我揽进怀里给我塞糖的太婆的名字。

于是好奇心一发不可收。我又往下翻了翻,一张草纸上面有歪歪扭扭的字迹:今天爹和娘去村里退亲了。有人说我要被浸猪笼,我可不信。八路军立了法,婚姻可自由呀!

这段文字写得模糊难辨,我认了半天。我又去拿下一张,这张纸上的字就好认些,是用土块写的:钱用来送香香读书。

香香,外婆的名字!

这似乎,是一沓写在各种废纸上的日记。属于太婆的字迹很少,只薄薄的几页,便被另一种娟秀的字所替代。

“挣钱,让女儿读书!”

那字力度极大,似要划破那薄薄的纸,直接蹦到我的手心。我仿佛看见尚且年轻的外婆伏在灯下,手里是母亲画着红勾的试卷。

“女孩子要读书,要进学校,不03871ddb8202d7afb8211f498bc0ebbe是什么抛头露面。时代变了,女人也是半边天。”

昨天见隔壁的秋花结婚,是堂堂正正从大门走出去的,不像娘说的,要趁黑夜悄悄地从后院撵出去。

“时代变了,时代变了!党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姑娘们也站起来了!读书,送女儿去读书,让她站到党的身边去!”

她似乎越寫越激动,那些字几乎要飞起来了,让我看见了1950年颁布的《自由婚姻法》,太婆从小屋子里走出来,自己选择了后半生;看见外婆作为第一个女学生从村子里走上小镇。看见外婆背着“男女平等”的观念走进工厂,用学识领到了和男工人一样的工资,供着母亲走进大学。

“时代变了,女孩子们走出了家庭。”

我摸了摸湿润的眼眶,看见最后一张纸上,是母亲的笔迹。

“我走出去了,像大家希望的那样。也许有人指指点点,说姑娘家活该待在家里,包办婚姻,认命过一辈子。但没办法,有党在,谁能挡得住我们走出去的坚强的脚步呢?2021年,是建党一百周年,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呢!”

我透过窗子往下看,表姐的嫁衣在祥和的阳光照射下,红得耀眼如花。

(指导老师:佘祖应)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38。
转载请注明:百年红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