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个冬去春来,年复一年的时光里,人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单轨,而人群中有一类人,在做双轨奔跑,他们有个共性身份——父亲母亲。我的父母,一跑就是二十年。

从我一出生,便开始跑,我如何跑,他们便如何跑。据他们回忆,出生那天,通身藕粉的我没有哭声,脸色憋得铁青,接生医生用听诊器在胸口听后表情严肃地告知大家“没有心跳”,随后情况在一秒钟快速翻转,医生淡定地说了句“听诊器拿反了”,遂熟练地将我倒提起后用力拍了拍后背,我便咳出一口痰,即刻哇哇大哭起来,闷青的脸转为因哭泣憋起的粉红,头一次做父母的他们由惊吓转为欢喜,已经顾不得探究原由,父亲只是不停地点头说“谢谢谢谢”,然而自那天起,一路长大的我便没少让他们担心。

三四岁上幼儿园那天,虽然父母在家中已反复给我描述了幼儿园的种种美好,但让我离开父母离开熟悉的家来和陌生小朋友相处,我仍心生恐惧,于是乎我在园门口鬼哭狼嚎似的躲在母亲身后,任由泪水和鼻涕肆无忌惮地流向口中,两只小手紧紧拽着母亲的衣角,不给老师一点点接触的空间,老师蹲下身子温婉地笑并看着我,但在当时的我眼中却感觉这笑容十分可怕,且越看越像老人口中常吓唬的人贩子。后在母亲承诺会在放学第一时间来接我后,方才极不情愿被动着被老师带进园内。母亲也随时和老师沟通并仔细观察我后,交给我一个好方法,就是在下次我去幼儿园前将家里的一些新奇玩具带上,一到教室我把玩具往桌上一摆,不用我招呼,身边突然就围了一圈小朋友,大家都争先恐后地问我能不能让他们玩玩,我立刻从孤零零一个人变成了众人簇拥的明星,小小孩童的虚荣心瞬间爆棚,于是乎每天都早早起床期盼着母亲送我,自此开启了快乐的幼儿园生活。

直到幼儿园毕业,我一直生活在老家商洛,出于教育质量的考虑,父母决定让我在西安念书,而他们由于工作的原因无法和我一同前往,便由爷爷奶奶在西安照顾我的日常生活,我和父母的异地生活便开始了。二十年前,商洛到西安还没有高速公路,父母也没有买车,他们出门到车站再买票再等发车再出站再坐公交,真正能看到我已经在路上颠簸了六七个小时了,夏季好些,因为天黑的较晚,冬季就很困难,再遇到鹅毛大雪的天气,客车司机还要在半路上给轮胎挂上链条防止打滑才能缓缓而行,在遇见堵车时还要绕行老秦岭来翻越。往后十年,商洛至西安相继修建了两条高速公路,父母也买了车,各种条件大大缩短了路程距离和时间。每到周五,他们下班便驱车来西安看我,父母会带来我爱吃的老家擀面皮,或是陪我去超市买零食,再于周日返回。起初我不大适应与父母长期分居的生活,即便有爷爷奶奶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依旧会想念父母,况且那时还没有技术成熟的智能手机可以视频通话,也没有自己的手机,只能通过客厅座机联系,见不到面容。不适应的几个夜晚会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对于新环境也有些畏惧排斥,那段时间都会在放学回家后等着座机会不会响,父母好像明白似的,总会适时打来,三两句的聊着,有时问我中午在托管班是否吃够营养,有时问学校同学关系怎么样,我一五一十地答着,可那时年纪太小,还不知道问问父母工作是否顺心,是否按时休息。周末,正念大学的小姨也会从宿舍回家来,父亲会张罗一桌子好菜,一家六口其乐融融地围在一起吃饭,那是一周中我最期盼最留恋的时刻。待到周日,心情便会些许沉闷起来,到下午时便央求着父母晚些出发,父亲总是应下,宽慰爷爷奶奶会小心注意,晚饭后天开始黑时才出发。小学的我并不能体会路程中的凶险和各种不确定因素,只贪心地想要父母多陪我一刻,耳边想起的父母报平安的声音总是愉快且没有疲倦,让我觉得往返很便捷。在我长大也学会开车之后,在黑夜的高速路上,忽的明白这样不易掌握又十分耗费精力的路程,父親无声无息地为我开了无数个日夜。

初中开始,学业开始变得繁重,压力骤增,时常睡不够。周末也不再是我放松闲暇的时光,转而变成了所谓“弯道超车”的绝佳时间,我和无数个同龄的孩子们一样,踏入各种机构的补习班。每个周末,只要工作上没有别的事,父母仍旧准时来。补习班的时间经常卡在学校放学一个小时后开课,加上下班高峰期的堵车,我已经没有专门的时间吃晚饭了。父亲便在家提前炒好菜,蒸好米饭,为了跟上营养,从不吝啬菜品和菜量,甚至烧好了汤,装好在几个饭盒里,开着车与母亲一起来接我。放学后我便上车到后座,母亲小心将几盒菜排开,递给我筷子勺子,在我吃饭时,还不忘一口一口地吹晾着父亲烧的汤,待到我吃饱喝足,父亲已然将我送到了补习班的地点。这段如打仗般的日子结束后每想起父母这般的举动,想到路况不好,母亲不在意汤是否倾洒而担心烫着我,父亲一路赶时间到达却又要保证行驶平稳时小心翼翼的神态,总会鼻中酸涩,有他们在我身后这样尽力陪跑,我的这一路才显得不那么难熬。

高考的压力较中考更甚,疲惫的身体和学习压力让我也挂上了十几岁青少年身上的专有标签——叛逆期。有时出于关心,父母会多问两句,我便会不耐烦地吼一嗓子回去,大部分时间里父母都会谦让着我,但少数时间里我过分的不礼貌行为会引发一场家庭大战,或是摔东西,或是和父母大声争执。不成熟的我总觉得自己没错,好些次出口伤人,说得最重的便是要他们不要再来西安看我,我也不想看到他们。回忆中,那段时间父母总是被我的话语中伤,父亲一贯坚强的身躯会在我的话语声中顿住,而后默默转身留我一个人在房间,母亲会被我的这些话说得哽咽眼红。那时我总觉得自己赢了,因为母亲还会倒一杯温水给我,父亲依旧会削好水果,仔细切成块装在碗里端进房间,不懂事的我骄傲地肯定着自以为是的立场,还不解这种不计得失、不顾情理的付出是父母给我最大程度的温柔。稍长大到快成人的年纪,在与父母的争吵中便懂得了悔恨,会在说出重话后懊悔,却不懂得,也羞于开口道歉,半天憋在房间里一声不吭,方才明白那些父母不顾面子过来“讨好”我的一言一行里,他们给我的爱,远比我想象中无私太多太多……

步入大学后,我已经到了可以稍微独立的年纪,生活起居可以自己照料,大学的模式也让我的生活重心转移到了校园,有时学校有活动或是任务,即便连着几周的不回家,身在两个城市,父母的关心却从未断过。每天时不时收到几句是否吃饭、是否熬夜的问候,发来的消息中,注意天气多吃水果这种家常话前冠上我的小名,便会浮现出父母温和的面庞。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意识到在生活起居方面越来越独立的同时,对于父母的依赖也在逐渐减少,虽然更加懂事独立的我会让父母更加放心,但我明白,父母愿意接受我的依赖感。母亲常感叹一句:“我希望你永远也长不大。”父亲总笑着和我讲小时候的如何如何,他们不仅在回忆生活,更是在回忆那些陪跑的时光。比起我在人生道路上的奔跑,他们更因为我在他们的陪跑下成长而幸福,我便相信,世界上是有一类人真诚地因为情愿付出而付出。

人生漫漫长路,我明白父母一定会陪我跑下去,我也开始学着做他们的陪跑,待到他们想要坐下休息的那天,我也会停下脚步,像他们无数个日夜的陪伴一样,不论多久。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38。
转载请注明:陪跑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