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君山记

辛丑暮春之际,吾与雅社数十人将于君山岛游。日将出而未至。少顷,白云散光,日将从云端骁出,余等亦乘车欣然往之。春风拂袖,花草溢香,鸟伏待出,声密嘈杂。人声鼎沸,四下歌者皆心旷神怡之态,其声亦悠扬似仙;笑语连连比肩过往之车流,其势或离弦之箭,有飞驹过道之急,而吾等游者之切观于洞庭之心亦如此。夫观新墙河之状也,淡淡青色与堤沙相掩,渔船与沙船过隙,两岸阔平而水纹平缓,目难穷尽。其远处隐于浩浩东方,只可见其氤氲芸芸。岸有墟室几间,与景浑然一体,云与水与物相辅相成。不知见者将有感于喜乐悲凉,或使其更期待于洞庭之壮。

至洞庭大桥上,观君山之于洞庭湖。夫君山一岛,青睐于洞庭一隅,如画龙点睛。故不见后羿射杀巴蛇之神威,只见谪仙人诗云:“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湖水艳漾银光,四下河笋绿石堤。青色绵延远方,亦是风动,飘飘扬扬似妙龄轻舞,婀娜多姿;无异而同如百夫戍岸,势不可挡。岛内木与鱼塘相横,渔屋或处于鱼塘之边,或相与连接成片,阡陌交杂,而四通无阻,颇具韵味。少焉,入眼漫天青蒿,高耸幽静,其中无人,只闻丝丝风动,若遁其中,见垂叶相击,其声如丝弦相奏,故觉人之渺小,联想至其春生秋亡,四季如此轮回,而人之一生似流水不溯,昼夜不停,察光阴之有限,而意愿不足也,其事不达。而吾等之造诣,亦不达前文人骚客,却足以有其独坐幽篁之感,是情至景中,吾等有幸感矣。

行至不远,有树相迎,丝线牵牵枝联。上有风车依风而动,其风之强弱不同,而人之感也不同。其风弱,风车悠悠,感亦恬然淡雅;其风强,风车猎猎,感亦极快活自然。

待至洞庭庙前,九龙引柱,青瓦红墙,玄阶向殿,殿前有一炉鼎,不计香火。洞庭王之像立于殿中,以手加额,一手抚珠,目视前方浩浩洞庭岳阳,祈风调雨顺而调节阴阳。而其曾位列吾等书生之列,虽家徒四壁,毅不受橫来之财,不愿做违心之徒,救人危难乃人之本命,切不可得意忘形。此吾等之学也。而其因政事至此,亦是修身治国养性之极,吾等若学之至此,寒窗不枉。

而不远显一亭,半隐春柳之中,余等心切,步紧而往。其位于水中,倚石而建。四角飞檐冲天,青瓦携垂柳相迎,石墩斑斑于藻荇之中。旁有一桥,其阶越高,越觉相见于此恨晚。吾等皆江南岳阳人士也,年方至此才有此感,亦无悔哉?

遐迩德馨之坊映入眼帘,越阶而上,见一青鼎居中,两狮伏防,二龙盘旋祠匾。赤丹勾描“湘妃祠”。垂杨秀竹神仙府,之径高台帝子家。不知多少风雨硝烟来此,亦不知多少朝代兴衰。湘君未见,有求必应,而却难解忧愁,红绳参差其庭树,无一君为。只得君山之泪竹,与岳阳之变幻风云俱待君,而君不可待也!而情千百年未曾变也,是令来者不知羡乎,亦是悲乎。

晌午及归,再望辽阔洞庭,虽无白雾,而目不尽其苍茫远方,江水汤汤,蒿动波飏,巨舸俱连,江水深不见底,海纳百川,两岸俱收眼帘,远眺岳阳楼,此新墙河所不能及也。而若千帆竞发,擂鼓撼天,旌旗凌凌,该以何文描此壮也!且子敬真乃治国修性两不误者也。而吾等有幸所感于此,是毕生之不敢忘也。君山之美,洞庭之韵,是吾等迟来之乐也。

(指导老师:余燕)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46。
转载请注明:游君山记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