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俊杰

“你的伞呢?”

“哦,伞!忘在学校了,我现在就去拿。”

高考结束了,刚到家的我,现在又得折返,回到母校——江苏省泰州姜堰中学。

我奔跑着,在那走了三年的道路上,环顾四周,不觉变得陌生:记忆中,与我一起走过这条路的,除了同学,只有晨雾。那时候上学,春天的早晨雾气很浓,苍穹好像被一层白白的面纱所笼罩,一切都朦朦胧胧,看上去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睡眼惺忪,神志还不清醒,但双脚总能把我带进校园。只觉晨雾吮吸着我肌肤,隐隐约约有笛声从路的尽头远远地传来,走近,是小轿车发出的声音。

“到了。”我推开门,径直走进去。高考期间,平时上课的教室因成为考场而无法使用,学校也不打算让我们放假回家,我们搬到了临时征用的艺术楼的教室,继续平日的学习。

高考前,没有鞭炮,没有孔明灯,甚至都没有呐喊与相拥。我们一如既往,晨读、跑操、上课、刷题。日日夜夜,紧张而麻木。

没有人愿意多说一句话,多抬一次头,只是逼自己忘记一切,埋进去,埋进课本,埋进试卷,犹如青虫默默藏入厚茧。

平静,这死寂又令人生畏的平静。

“找到你了。”握着伞柄踱步,在一排排桌椅间,依稀闻见淡淡的墨香。

这儿的环境可真好,艺术楼雪白的墙壁上是名家的画作;角落里的钢琴记录了每个人的故事;宽大的木制课桌,替我们保管了书本与笔记;窗外栀子、紫薇、决明,翠绿的叶子与鲜红的花朵,都将它们的妙影映印在帘子上,幻出清幽与氤氲;不经意间,我的胸前与臂上,亦留下了绿萌的身影。

“难得是静定的意境,沐浴了考前的疲惫与焦虑。”我独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回忆着。“只有实验班的学生才能有此待遇啊!一年前我学业水平考試,可没那么好运。”

……

“咳咳,好多灰啊!”搬到艺术楼教室中的我们,刚刚一股脑涌进去的人,又一窝蜂地出来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首次直面被荒废了大半年的机房,只觉心中感情比较复杂。

“毕竟还要在这里学习,只得先弄干净……”

说来也怪,本该用来提供学生上机的机房,长时间陪伴它的只有门上的一把铁锁,等到学业水平考试时,才会被奉为上宾,委以重任。

“哎,终于坐下了。”那身刚才还算平整的衬衫,现在却像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白净的脸庞都变成了越剧里的包公。“但坐下来也不好过!”一个偌大的机械键盘几乎占据了整张桌子,一两本书都很难挤进去;椅子高得出奇,踮起脚来可以与桌子平视。人要想写字,得用手肘趴住桌面。

每年一进入小暑,太阳便开始肆虐,光和热充斥着每一个角落。学生们几乎不会走出教室,都趴在窝里无所事事。

“哎,这么热的天还让我们待在学校里,谁有心思学习啊?”

“忍忍吧,最后一门都考完了,熬到明天就放假了。”

没有老师,没有考试,高中生便把青春的活力与张扬在这不大的教室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叫喊声、打闹声、嬉笑声、碰撞声,都被头顶呼呼旋转的风扇,卷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我早已把“考个好大学”这一宏伟目标抛之脑后,一边和同桌抱怨着食堂的伙食,一边咀嚼着蘸满果酱的面包。什么,担不担心考试的结果?笑话,学校从不指望普通班为升学率做出多大贡献;同学间也没啥危机感,都普通班的谁瞧不起谁啊……

漫无目的地环顾四周,只觉教室里的一切都在动,但余光中,隐约有一处静态,仔细看去:角落里坐着一位女生,她在四周嘈杂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她瘦瘦小小,一直静静地看着书,趴伏在书桌上的身影略显佝偻,却在此时占据了我全部的视野,沉沦了我的想象。

周围人的谈论话题没有一个是她感兴趣的?喧哗吵闹打乱不了她阅读的思绪?明天就放假了,她难道不想放松放松?

我突然停止了咀嚼,喉咙里的面包,难以下咽。

是啊,人,没必要在别人的世界里演绎角色,应该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自己。身处谷底,并不是你拒绝飞翔的理由。

我与她并不熟悉,只记得她的名字叫佳蓉,成绩优异的她在“人才辈出”的班级里不会引人注目。但就那一眼,不经意地一瞥,撞击了我的灵魂。我默默攥紧拳头:我要振翅,飞出谷底,翱翔在天空。

我不禁悄悄注视着她。

老师推荐的错题集,只有她坚持整理;下课了,她会在别人呼呼大睡时追问老师上节课一笔带过的知识点;讲文言文之前,我的课本还是原样,而她的已经密密麻麻;体育课上,应该没人会把“先跑两圈再活动”的准则当回事儿,可我每次都能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在操场上奔跑……

“原来还可以这样学习啊!”我诧异又不失钦佩,并发誓:“她能做到的,我也行。”

于是,每天抽出些时间预习成为常态,第二天上课倍感轻松;做过的练习不再随手乱丢,平时整理,定期用于复习;再做一遍数学的错题、低频的英语单词整理出来、优美的作文素材也经常翻翻……

此后,我去办公室也不再是因为调皮捣蛋,老师们也不会对我简单而频繁的问题感到厌烦。的确,消除疑云不仅觉得舒心,也十分有成就感。那时,我经常遇见佳蓉。起初,我们只是相互看一眼,渐渐的,一人向老师提出的问题我们会一起听其讲解。后来,我们间似乎有了约定:不太明白的,先问问对方吧!

久而久之,我发现:佳蓉实际上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只是因为她穿戴朴素,身材瘦小,才使得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这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处在青春期年龄里特有的苦闷的骚动,我只是感到,在这紧张高压的高中生活中,有一位纯真而努力的姑娘与我为伴,使我感到阳光般的温暖。她那清瘦、令人生怜的脸颊,她那纤细的胳膊,她那洗得发白但平整干净的衣衫,都在我内心荡漾起春水般的涟漪。

佳蓉,在她的世界里,我或许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可她于我而言,却是一束指引迷失方向的青年从黑暗中突围的光。我喜欢佳蓉,对真正的朋友的那种喜欢。现在已是近乎虔诚,她是我的光,我追寻的太阳!

我本以为,我们会一起步入高三,但……

高二结束,学校便立马组织分班,实验班重新组建,依据的是历来考试的成绩。

不用想,佳蓉将会成为实验班的一员。

分班的前一个夜晚是一个寤寐的夜,整个城镇都入睡了,沉浸在他们陋巷箪瓢的梦中。我两眼模糊,却毫无睡意。不知是懊恼之前的放纵,还是遗憾清醒得太晚。无奈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脑子像是被挖空了似的,明天的事,不愿想,也不敢想。

“最终,你还是幸运的,洗心革面后,你的成绩一直稳步上升,学校也看重了你最后优异的表现。你如愿:望着她的背影,又是一年拼搏。现在高考结束了,还有什么打算?”

熙熙攘攘的脚步声,打断了心灵的独白,疑惑间,望向窗外:哦,学弟学妹们已经来上学啦!

历史的循环。

刚才的疑惑,我已有了答案:“我不管是否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何为远方?远方一直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走在回家的途中,姜堰的街上小雨淅淅沥沥,我撑开伞,风中飘过了一片梧桐叶。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下午11:46。
转载请注明:伞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