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树岛土堆之谜

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位于南太平洋)的一个风景如画的偏远小岛——松树岛上,隐藏着一连串至今令人费解的奥秘。这个岛上有超过400个高度为2-3米、被草覆盖的土堆。这些被考古学家称为“坟墓”的土堆,一眼看去没有什么特别。但考古学家在1959-1960年对这些土堆进行的为数不多的挖掘,却揭示了土堆中隐藏着被考古学家称之为“考古学噩梦”的一系列未解之谜。

神秘土堆

这种土堆除了在松树岛和新喀里多尼亚主岛上有发现之外,在世界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而且新喀里多尼亚主岛上这种土堆的数量也较松树岛少。

第一个奥秘是,在每个由铁砾石和泥土组成的圆形土堆内部,都有一个由高质量混凝土组成、很重的大长方体。这些长方体的高度为2~2.5米。对附着在长方体上的蜗牛壳进行的碳测年结果表明,这些长方体是在1万~1.2万年前形成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被考古学界公认的世界上首次出现混凝土的时间比这晚好几千年。事实上,一般认为,南太平洋的混凝土技术是欧洲人在两个世纪前来到这里之后才有的。不仅如此,直到几千年前才有人来到新喀里多尼亚诸岛。

第二个奥秘是,每个混凝土长方体中心都有直径大约为30厘米、表面光滑的圆形垂直竖井贯穿整个长方体。而在长方体下方有一个铁制的锥形大物体,其长度约为2米。无论是长方体还是锥形物表面都有一圈一圈的铁块,其用意迄今不明。

初期解释

对这些土堆的首次正式发掘是在1959年进行的。当时,松树岛居民在一个土堆中开采铁砾石来修补道路。由于土堆中的大长方体就连炸药也对付不了,开采活动不得不停止。

法国考古学家舍瓦利耶闻讯后赶赴现场调查,对其中一个土堆进行了首次也是迄今最完整的发掘。这次发掘首次揭示了土堆中的神秘物体,并且提取了样本进行检测。然而,正當大锥形物体被暴露出来时,现场周围出现坍塌风险,发掘被迫终止,相关人员仓皇逃命。由于对土堆已经暴露出来的秘密感到很困惑,舍瓦利耶回到努美阿(新喀里多尼亚岛首府)继续对土堆进行探索。他后来调查了主岛上的多个土堆,在此过程中这些土堆遭到了今天看来明显是破坏性的挖掘。舍瓦利耶没有恢复对松树岛上土堆的调查。1963年,他发表了对土堆的调查结果,并提出了一长串未决的问题。

在他发表调查结果之前,一些考古学家就已开始如此猜测:在这座偏远小岛上开展如此巨大规模建造项目的人,可能属于很久以前一个未知的高级文明;这些人可能来自亚洲,但也可能来自后来消失的超级古文明亚特兰蒂斯,甚至可能来自于外太空。

1949年,法国地质学家阿维亚在一篇论文中说,最早来到新喀里多尼亚的古人并非是今天当地人的祖先,而是属于另一个高级文明,这个新石器时代的文明所掌握的技术程度远高于今天当地人的祖先。虽然阿维亚并未说明这个高级文明究竟是哪个文明,但他很明显在说:有一个古代超级文明,其掌握的技术比几千年后的人所掌握的还要高超。这种论点,自然属于玄论范畴。

没过多久,对土堆成因的更“保守”、更“切合实际”的多种猜测替代了那些明显的玄论。其中最持久的一种猜测是:这些土堆是由早已灭绝的巨型冢雉鸟建造的,建造目的是在土堆里孵蛋。这种观点认为:巨型冢雉鸟踢起土壤,直到形成一个可在其中产蛋的土堆;鸟把腐烂的植被通过竖井放进土堆里,为孵蛋提供温暖;至于土堆内部的混凝土长方体,它完全是微生物天然行为的结果——土壤中的方解石小液滴不知怎么就把岩石和碎屑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了混凝土长方体,而这种混凝土是天然混凝土。

后来出现了对上述观点的改进版:巨型冢雉鸟通过土堆顶部的孔洞向土堆内部排粪,粪便成为鸟蛋的保温剂;随着时间的流逝,鸟粪成为化石,最终形成了今天所见的“混凝土”。虽然化学分析表明土堆内的长方体并不包含鸟粪的任何成分,但不少学者仍坚持所谓的“巨型冢雉鸟假说”,原因是该假说并不挑战学界公认的人类最早来到新喀里多尼亚诸岛的时间。

2016年3月,巨型冢雉鸟假说遭遇致命打击。当时一个科学团队发现,不管是在土堆内部还是在土堆附近,完全不见巨型冢雉鸟的鸟蛋壳,甚至就连巨型冢雉鸟本身的痕迹也不见。他们还指出,巨型冢雉鸟根本没有能力如此大规模建造复杂的大土堆,甚至就连建造一个这样的土堆也不可能。他们认为,应该是“植物和侵蚀”的相互作用把土壤变成了今天所见的土堆样子。

最新解释

2017年,在努美阿建立研究基地的法国考古学家拉加德发表论文,最终推翻了巨型冢雉鸟假说。拉加德指出:新喀里多尼亚土堆是由人创造的,而不是由鸟或奇怪的天气造成的。

拉加德对土堆的这一解释看来才真正合理。然而,虽然拉加德承認迄今为止未在土堆中发现任何人骨骸或其他动物的骨骸,但他说这些土堆是过去两千年来当地人修建的坟墓。他说,之所以不见骨骸,是因为千年来土壤酸性和其他某种或某些“自然过程”将骨骸彻底腐蚀掉了。

更凉人的是,尽管拉加德明知土堆中有混凝土长方体,有大的锥形物,而且长方体和锥形物表面有铁块,长方体中心有正圆形竖井,他却说土堆里没有任何考古材料!因此,他对土堆的最新解释当然不能让人信服。

悬而未决

虽然学者们已经对新喀里多尼亚奇怪土堆给出了多种解释,但这些土堆仍有许多疑问待解,正如舍瓦利耶当初的发问:土堆建造者是谁?当混凝土技术还未“问世”之时,他们凭什么能制造高质量的混凝土?他们后来去哪儿了?他们大规模建造这些复杂土堆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如此大规模的建造工程没有留下其他痕迹——工具、骨骸、焦炭、瓷器等等都不见?他们为什么不运用混凝土制造技术来建造房屋、寺庙和其他重要建筑?为什么这一技术后来没有传给他人,没有传到其他地方?最核心的是,他们的混凝土技术最早来自哪里?

建造顺序

2017年以来,对新喀里多尼亚土堆进行的新调查有了一些新发现。其中,对土堆中长方体的化学检测表明,其混凝土成分主要来自珊瑚。另外,虽然新调查的对象仍然是舍瓦利耶当初调查过的土堆,但新调查发现,舍瓦利耶及其团队当初忽略了土堆的很多细节信息。通过新调查,科学家发现,每个土堆的建造都需要经历至少9个阶段,还需要大量混凝土才能浇筑成一个长方体,而且这些过程要重复几百次才能形成如今可见的土堆数量。

部分启示

科学家的最新观点是,这些土堆的建造目的是稳固插在长方体竖井中的柱子。但这些柱子被用来干什么?柱子顶部放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如此稳固这些柱子?为什么这些柱子今天全都不见了?还无从得知真相。

此外,这些土堆的建造看来是一次性完成的,因为如果是经过长时期建成的,那么会显示出改进的迹象和不同风格,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换句话说,这些土堆堪称整齐划一。

主岛上只有两个土堆保留了原材料的痕迹,有可能表明土堆建造者当初用当地原材料实验过土堆的建造。科学家推测,以硅土为基本材料的土堆建设方法被摒弃,松树岛土堆建造者因地制宜,更偏好当地易得的含铁资源。松树岛有“铁高原”之称,因为铁砾石和铁块在那里很常见。问题是:土堆建造者为什么能知道并选中这个特殊地方作为土堆建造地?这是否意味着土堆的建造运用了远古高新技术?

要想破解松树岛土堆之谜,无疑还需要更多努力。土堆中的大锥形物或许是个突破口。但要想真正探明这些土堆的奥秘,首先需要的是摒弃玄论。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8:36。
转载请注明:松树岛土堆之谜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