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设得兰群岛的水獭

2019年6月的一天,在英国苏格兰北部的沿海地带,布莱登·汤吗森正蜷着身子,靠在凉风习习的泥炭地上,顺着双筒望远镜朝远处望去。视线所到之处,有被藻类覆盖的岩石、伸出水面的褐色海带以及被风吹拂过的海面……可惜,他要找的目标还没有出现。他耐心地等待着……突然,岩石被打湿,目标出现了——几只圆滚滚的脑袋伸了出来。只见水獭妈妈率先露出水面,接着是它的三只幼崽,它们自在地扭动着光滑的身体,动作优雅而流畅,好似游泳健将一般朝着设得兰群岛北部的耶尔岛海湾游去……

突然,岩石被打湿,目标出现了——几只圆滚滚的脑袋伸了出来。

布莱登是在英国苏格兰北部设得兰群岛本地长大的动物学家,对这些可爱的哺乳动物的研究已经持续了30多年。但时至今日,每当观测到野生水獭时,他的热情与兴奋依旧不减。他对这里的水獭了如指掌。他给前来考察的朋友介绍说:“这只雌性水獭已经9岁了,它真的很特别,因为大多数水獭都只能活4~5岁。不仅如此,它还是位好母亲,在恶劣的条件下养育了许多幼患。”

幼崽与母亲

欧亚水獭可以在一年中的任何时间繁殖后代,居住在河岸边的种群更是如此。不过,在鱼类资源更具季节性的沿海地带,生活在這里的水獭也随之有了特定的繁殖季节。在苏格兰的北部及西部岛屿,大多数水獭幼崽都出生于仲夏。自秋天开始,整个种群几乎不再有新生儿降临。到了冬天,像上面看到的这样的家庭就会更忙碌。水獭家长会忙着带孩子们沿海岸线觅食。

小知识:

水獭,哺乳动物,鼬科。头部宽而扁,尾巴长,四肢短粗,趾间有蹼,毛褐色,密而柔软,有光泽。水獭通常穴居在河边,昼伏夜出,善于游泳和潜水,吃鱼类和青蛙、水鸟等。

欧亚水獭,是欧洲及亚洲河流中的一种水獭,主要以鱼类为食,但也会吃鸟类、昆虫、蛙、甲壳类及细小的哺乳动物。它们通常栖息在淡水环境(包括湖泊、河流、溪涧及池塘等),也会栖息在沿海地区,但需要定时回到淡水区清洁。

不过,除了找寻食物,水獭也享受着大把的玩耍时光——要么在岸边的岩石上翻滚折腾;要么和同伴在水里互相撕咬,追逐嬉戏。有时,玩闹还会引来灰海豹的光临,它们噔着那大而无辜的眼睛也想要加入游戏。这时,勇敢的水獭幼崽们便会拿出自己超凡的水下运动本领,如闪电般不断地游弋,驱赶海豹并迅速返回自己安全的家中。

别看幼崽们如此活泼,其实水獭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喜欢独处的动物。除了养育后代及繁殖交配时期,大多数时候,成年水獭都独自生活在这寒冷且常年被疾风吹拂的海岸上。冬天,这些幼崽大约已有6个月大,待它们长到10个月大或是1岁时,它们就将离开母亲,自己出去求生了。根据观测,有些雌性水獭会在幼崽成年后错过一个繁育季来让自己休息恢复,而大多数雌性水獭则稳定地维持着每年一胎的繁殖节奏。当然,如果一只雌性水獭身体状况良好,且当年的食物供应充足,也会选择在幼崽成年以前再次怀孕。并迫使未成年的幼崽提前离开。与母亲的分离固然令幼患难受,但毕竟这就是自然规律,长大成年是每个生命的必经之路。

目前,这三只充满活力的小家伙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例如怎样捕猎。随着它们不断前行,布莱顿也小心翼翼地继续沿着海滩跟着,并谨慎地将自己保持在下风处,以免被它们发现。一路上,这些小水獭们没少进食,它们一会儿潜入水里吞食小鱼,一会儿又上岸摆弄笨拙的螃蟹。甲壳类动物极易被捕食,在鱼类种群数量较少的冬季末期,它们是水獭幼崽们常见的食物。但对于成年的水獭来说,甲壳类动物的营养价值过低,即使是冬末,它们依然会集中精力捕捞鱼类作为自己主要的食物来源。

颠倒的作息

从动物行为方面来看,沿河水獭与沿海水獭最显著的差异之一,在于它们一天中最活跃的时间不同。生活在淡水栖息地的水獭基本上夜间活动,而沿海地区的水獭则多在日间活动。沿海水獭不但会在每次低潮时出动,还会配合猎物的习性来调整自己的觅食行为。

科学家发现,比起一些浅海或中层鱼类,底层鱼类更受水獭喜欢。沿海水獭主要吃鳗鱼,有时也会吃些海鳕鱼、杜父鱼及鲳鱼等。这些鱼种都在夜间进食,白天则昏昏欲睡,十分容易捕捉。也许这正是沿海水獭白天出没的原因。

在过去的十年中,苏格兰北部沿海水獭的饮食结构似乎发生了变化。这或许是由设得兰群岛的鱼类种群改变所致。如今,由于海水温度升高,鳗鱼类鱼群数量远不及以前。曾几何时,设得兰群岛的水獭繁殖期与鳗鱼类的鱼汛期几乎同步出现,但现在这种季节性似乎已经消失殆尽。

极强的适应能力

最近,研究人员常见到水獭捕食章鱼的场面,毕竟在温暖的水域中,章鱼的种群会迅速繁盛。实际上,这些水獭可不会管猎物来自海里还是岸上,管鼻燕、欧鸬鹚、红胸秋沙鸭、海雀和钻水鸭都有可能进入它们的菜单。如果遇到暴风雨天气,它们甚至会盯上兔子作为猎食目标。

英国诗人泰德·休斯在他的诗作《水獭》中曾有这样的描述:“它(指水獭)既非鱼亦非兽,四足俱全却谙熟水性……”从诗人的描绘中不难看出,在英国,水獭在不同环境下的生存适应能力都是极强的。沿河水獭可以利用长达80千米的河流或水道作为自己的栖息地,而沿海生境中,大量的觅食机会可以让沿海水獭(例如像设得兰群岛的水獭)的生存范围缩短至4~5千米。

管鼻燕、欧鸬鹚、红胸秋沙鸭、海雀和钻水鸭都有可能进入水獭的菜单。

不过,既然无须长途跋涉,水獭又是如何抵达这些远在北部的遥远群岛的呢?设得兰群岛并没有本土哺乳动物。有学者认为,水獭有可能是搭了便车,随着早期的定居者一同到来。公元前3000年或更早些时候,此处便有新石器时代的农民居住了。另一种说法认为,水獭是被维京人引入的物种,以便猎杀之后获取它们的皮毛。

这些沿海水獭毛皮与其生活在河岸边的亲戚一样,只不过它们找到了一种办法可以应对海水造成的麻烦。在水中,水獭完全依赖于其浓厚长密的皮毛进行保暖,而海水中的盐分会使毛发发黏,使保暖效果大打折扣。因此,沿海水獭每天都需要在淡水中清洗一两次。以保持毛皮顺滑。还好,在设得兰群岛的海岸附近,这样的淡水池随处可见。而南部不远的奥克尼群岛,其地质结构疏松多孔,陆上淡水极少,因此在那里生活的水獭数量也很少。

独特的领地标记

布莱登一行迎着腥咸的海风继续往前走,稍微拉开与水獭家族间的距离。他们现在要找寻的是水獭用来清洗自己身体的淡水池,以及在陆地上的水獭巢穴。这里的自然风貌十分粗犷一陆地、海洋、天空,所有的景观似乎都是大自然用极宽的笔触匆匆绘制而成。这一览无余的景象,使得水獭领地的寻找之旅变得更为容易。

水獭会利用这些粪便来标记自己的领地。并相互分享信息。

随风而至的一阵强烈腥臭,预示着他们离水獭的巢穴不远了。地面上开始出现由鱼骨、鱼鳞以及些许蟹壳组成的水獭粪便,像粉笔灰那样遍布四周。水獭会利用这些粪便来标记自己的领地,并相互分享信息(例如它们的身份和繁殖近况等)进行交流。继续前进几步后,他们在柔软的泥炭土层中发现了一条狭长的地缝,里面满是静止的黑漆漆的水。这便是水獭用以清理毛发的淡水池了。类似这样的淡水池十分常见,距离岩石海岸也都不远。在淡水池旁,有块隆起的似船身龙骨般的地块,这便是水獭的巢穴。在这个地块下面,水獭妈妈会将土层刮开,形成一个沙发样的庇护所,用以白天在此休息和恢复精力。

通常,水獭会在范围几千米大的领地内修筑好几处巢穴。科学家曾经于1988~1993年开展了对设得兰群岛水獭种群数量的考察研究。当时,他们对当地沿海不同生境下大量的水獭巢穴进行了统计,并据此估算出群岛上水獭的总数及其栖居的海岸线长度。得出的数据是惊人的:在长达1287千米的海岸线上,总共居住着近2000只水獭。这表明,设得兰群岛是全欧洲水獭种群密度最大的区域之一。不过,如今情况又如何呢?

NwKGNnLtFKdf+RSzhViyXOEJHPZtA8FWVmGIHvGZQlc=沿海水獭每天都需要在淡水中清洗一两次,以保持毛皮顺滑。

巢穴数量在下降

苏格兰自然遗产委员会北部岛屿的负责人表示:现今我们并没有设得兰群岛上水獭种群的确切数据。每年,该委员会都会对一些特定地區(如耶尔湾海岸的特别保护区和周边几个小岛)开展调查,并与往年的种群数据进行比对。调查发现,水獭巢穴的数量在某些年份会有所下降。与此同时,该年份的水獭粪便中螃蟹残骸的含量也会相对增高。科学家有点儿担忧,因为这意味着水獭食物构成中鱼类是短缺的。不过,对此他们仍抱以乐观的态度,认为这可能也只是一种周期性现象。

当在大量海带中觅食时。水獭便会融入周围的背景里。知道它们仍然生活在我们周围,就足以让人感到欣慰。

通常认为,在设得兰群岛栖息的水獭种群似乎相对稳定。要想确切弄清楚这些滑溜溜的小动物的数量,还需要更加努力。研究人员为此拟订了沿海水獭调查计划,鼓励公众参与进来,记录他们的目击情况。水獭生性喜欢隐秘,且在英国还受到严格的法律保护,对其他动物所采取的研究方法对水獭却很难采用。另外,整个水獭种群里只有约40%会利用巢穴定居,其余60%则会进行大范围移动。因此,计算巢穴虽然很有帮助,但这只能提供一个估计数字。

动物学家与保护专家的研究并未就此停步。就在不久前,研究人员对有关水獭种群研究的新型计算方法已进入开发的早期阶段。当然,对沿海栖息的水獭的更多相关研究也在逐步进行。海洋环境对于水獭种群至关重要,这些聪明的沿海水獭正在逐步扩大自己的生存范围:沙滩、沙丘、码头、盐沼、河口和岩石海岸线都有它们的身影。

大多数时候,人们都只能依靠一堆新鲜的粪便或是潮湿的泥地里留下的爪印来确认水獭的存在,但知道它们仍然生活在我们周围,就足以让人感到欣慰。这次观测到这个沿海水獭家庭的经历更是弥足珍贵。日落时分,水獭们消失在海岸线边缘,融入褐色岩石与海藻满布的背景之中……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8:39。
转载请注明:探访设得兰群岛的水獭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