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炫酷的动物们

跳危險舞蹈的孔雀蜘蛛

作为掠食者的一种,跳蛛虽然身材娇小,却是动物世界里的“运动健将”:有些跳蛛的跳跃距离可以超过其体长的20倍!而跳远并非跳蛛的唯一运动技能,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孔雀蜘蛛便是跳蛛家族中最炫酷的品种,它们会通过美妙的舞蹈来吸引伴侣。

科学家在研究这些孔雀蜘蛛的求偶舞蹈时,发现它们实在太可爱了,于是给了它们“八条腿的猫咪”的爱称。当一只雄性孔雀蜘蛛见到心仪的雌性时,它便会在其面前找个醒目的位置站好,然后抬起自己的第三对后肢,将自己那彩虹一样色彩斑斓的扇形腹部展示出来。

不仅如此,这只雄性孔雀蜘蛛还会不断地跳来跳去,上下移动,就为了向对方炫耀它那梦幻的彩色“外套”,并持续挥动尖端呈白色的后肢,不停地向对方发出求偶信号。不过,雄蛛的展示却是具有危险性的,因为完成交配的雄蛛极有可能成为雌蛛在交配后的晚餐。

带警告色的小丑蟾蜍

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奔涌的山间小溪里,生活着一种外表抢眼的小丑蟾蜍,其体表可呈现出霓虹般的紫色、绿色、蓝色、橙色和黄色图案,在自然环境中特别扎眼。

这些醒目的彩色图案被称为“警告色”,其目的是让潜在的掠食者退避三舍。换句话说,这就是“小心点,别吃我”的警告。毕竟,蟾蜍的攻击可能是会致命的,因为它们的皮肤和颈部腺体所分泌的毒素是迄今为止人们发现的毒性最强的天然毒素之一。

两栖动物的神经毒素很容易杀死人类,亚马逊人早就知道这一点。他们把小丑蟾蜍的毒素用于各种部落仪式(有时候有人因此丧命),或用于狩猎。不仅如此,医学界对这种毒素也越来越感兴趣,它极有可能被用于开发治疗癌症、心脏病及其他一些疾病的新一代药物。

虚张声势的斗篷蜥

小丑蟾蜍

这是一只来自澳大利亚内陆地区的爬行动物——斗篷蜥,长得就像微缩版的恐龙,但与其自身大小相比,它在保护自己时的阵势之大,在整个动物世界都罕见。从下巴到尾尖,成年斗篷蜥可以长到1米多长。一旦受到威胁,它便会弹开位于颈部那宽达30厘米的橙色皱褶。这些皱褶平时搭在肩膀上,当受到惊吓时,斗篷蜥会像吸血鬼一样张开大嘴,将与舌骨相连的杆状骨打开,拉紧皮肤并竖起皱褶。骨间拉开的间隙越大,展开后的皱褶面积也越大。与此同时,斗篷蜥还不忘发出“嘶嘶”的吼声来增加威胁性。

不过,这全都只是虚张声势:斗篷蜥实际上是一种容易害羞的食虫动物,大多数时候它们都安静地躲在桉树上。当发现自己的恐吓没有作用时,它们便会赶紧站起来,像《迷你世界》里的迅猛龙一样,依靠强大的后肢飞速逃走。

这种企图惊吓或使掠食者感到困惑的防御性展示,通常被称为“威慑行为”。不过,在遇到激烈的同类竞争时,斗篷蜥也会利用它们这精美的“头饰”来获取胜利。科学家研究发现,与暗淡无光的皱褶相比,拥有明亮橙色皱褶的斗篷蜥在竞争中胜出的概率高达90%!

4074cc1f8d0cc17a93e01c77da72609f

发怪声的低地斑纹马岛猬

岛屿上的生物进化总是更奇异,栖息于马达加斯加岛的马岛猬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几千年前,马岛猬的远古先祖首次抵达这个未曾有哺乳动物踏足的天堂,并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繁衍、进化成了一个混合了鼩鼱、鼹鼠、小鼠、大鼠和刺猬等的特征的神奇物种。

低地斑纹马岛猬是家族中性格比较外向的成员。它们在低地雨林中穿行,有鼩鼱般灵敏的鼻子,身披豪猪一样的防御性尖刺。这些尖刺可被甩出,以刺穿掠食者。

不过,真正让这种小动物登上“炫酷动物超级联赛”榜单的其实是它们的另外一种隐藏的才能:马岛猬能通过振动脖子上的刚毛,发出尖锐的超声波来进行相互交流。在动物世界里,这种交流方式被认为只可能存在于蟋蟀、蚱蜢和甲壳虫当中,在哺乳动物中马岛猬的这一技能还绝无仅有。有动物学家将这种超声波形容为“干草被揉在一起时的声音”,这肯定是动物王国中最怪异的语言之一。

表演“华丽灯光秀”的火焰乌贼

像章鱼一样,乌贼也可以随意改变自身的颜色、形状和纹理。更有趣的是,科学家发现:乌贼不仅具有惊人的敏锐视力,甚至还可能具有自我意识。

乌贼的皮肤中充满色素细胞,这些富有弹性与色彩的细胞连接着神经系统,使得它们能够迅速改变颜色和图案。不仅如此,乌贼还可以将这些颜色组合以脉冲的方式发出,如波浪般覆盖全身,好似华丽的灯光秀。这些乌贼有可能先是将这种非凡的变幻能力发展成自己的伪装,然后才开始将其用在震慑或迷惑捕食者上,进而使自己逃脱。

除了用于逃跑,生活在印度尼西亚、新几内亚、马来西亞和澳洲北部热带海域中的火焰乌贼还会在其求爱过程中使用“灯光秀”这一绝妙的技能来讨好对方。这也是动物世界里最令人着迷的视觉交流形式之一。

搭建求偶“凉亭”的园丁鸟

动物会创作出艺术品吗?尽管它们的技艺几乎是出于本能,但生活在新几内亚与澳大利亚的园丁鸟的创作,却一次次地让世人惊艳。

成年雄性园丁鸟会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雨林地面上建造起由枝条和树叶构成、通常具有精妙对称性及透视效果的复杂结构的“建筑”。这些花大力气建造的“凉亭”是它们吸引雌性的舞台。

“凉亭”建好后,这些鸟类建筑师还会在森林中收集各种炫目的物品——五颜六色的浆果和花朵、闪闪发光的甲虫翅膀,甚至是白骨——来装饰“凉亭”。不仅如此,它们每日还需要为这些“凉亭”进行数小时维护,以确保将任何散落的树枝或叶子归位。

每种“凉亭”都具有自己标志性的设计特征。如辉亭鸟会每天都辛勤地将自己的“凉亭”刷上一遍由泥做的“新漆”。看看那些在“凉亭”前巡游的雌性园丁鸟吧,试图找出优缺点的它们不正是鸟类世界里的艺术评论家吗?

“凉亭”

爱出风头的马岛巨型竹节虫

世界上有3000多种竹节虫,其中大多数都栖息在热带森林里,并具有将自己的身体完美融入到环境中的高超技巧。有些竹节虫把自己伪装成刚出生的叶芽.还有些把自己伪装成折断的树枝或受损的叶子。

但自然界里也总有些不按常规出牌的家伙。最近,科学家在马达加斯加发现的两种巨型竹节虫便是这样的典型。这两种竹节虫保留了竹节虫惯有的纤细身材,但将用于伪装的身体颜色变得艳丽多彩。更有趣的是,这些竹节虫在未成年时的体色是晦暗的,但在性成熟后就会变得闪亮起来。

科学家推测,巨型竹节虫成年后的花哨外观可能有助于它们赢得配偶,也可能有助于威慑饥饿的鸟,而花哨的体色可能是竹节虫通过进食、吸收并积累植物叶片中的毒素所致。但无论如何,这些多彩的“暴露狂”都是竹节虫家族中的异类。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8:39。
转载请注明:爱炫酷的动物们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