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牙结石中探知到的贸易

最近,德国慕尼黑大学菲利普考古团队的研究结果表明,姜黄之类的亚洲香料,以及香蕉之类的水果,在3000多年以前就已经到达地中海,这比人们之前预期的要早得多。菲利普说,即使在青铜时代,长途食物贸易就已经将远距离的社会彼此联系在一起。

黎凡特人遗骸的牙齿上有牙结石。

牙垢中的发现

3700年前,在黎凡特(地中海东部地区)的米吉多这个城市有一个市场,商人在这里不仅贩卖在黎凡特种植的小麦、小米或海枣,而且还贩卖装芝麻油的玻璃瓶和装香料的亮黄色碗,市场上的产品种类丰富多样。

菲利普团队从米吉多的青铜器时代遗址和泰勒拉尼的铁器时代早期遗址(都位于今天以色列)中提取了多人的遗骸样本,通过分析牙齿上的食物残渣痕迹来调查青铜时代黎凡特人的饮食。

人类的嘴里充满细菌,这些细菌持续石化并形成牙结石。微小的食物残渣在形成牙结石的过程中保存下来。这些残渣中包含的古代蛋白质和植物微化石能揭示当时的饮食情况。

菲利普团队对黎凡特人牙结石中的食物残渣进行检验,发现黎凡特人早在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初期就已在食用姜黄、香蕉和大豆。这比之前估计的亚洲香料、水果和油料来到地中海的时间早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这也是迄今为止在南亚和东亚以外发现姜黄、香蕉和大豆的最早的直接证据。这还说明,约在公元前两千年就有对异国水果、香蕉和油料的长途贸易。菲利普认为,这种长途贸易已经通过美索不达米亚(亚洲西南部)或者埃及将南亚和黎凡特连接起来。显然,人们很早以前就对异国食物产生了浓厚兴趣。

牙结石中的古代蛋白质

美国哈佛大学分子考古学家普朗克教授参与了对黎凡特人牙结石的研究。他说,通过对人类牙结石中古代蛋白质和植物残渣进行高分辨率的研究来了解古人饮食,这还是头一次。由此可以检测出田野考古难以发现的古人食物痕迹。

将单个的蛋白质残渣与特定的食物对应起来并非易事,因为不仅鉴定难度大,而且要求蛋白质本身必须存活数千年。有趣的是,研究人员发现,与过敏相关的蛋白质似乎在人类的牙结石中最为稳定,这可能是由于已知的许多过敏源都具有热稳定性。

eThfMiMXpi41Ni0kDePRX7GPRkV5ZQq4ZIqhAYiSfoM=黎凡特米吉多人牙结石中发现芝麻、香蕉和姜黄的微量残留物显微图。黎凡特的米吉多城市考古遗址。当时在地中海东部已有异国香料。

通过检测一种被称为“植硅体”的植物微化石,研究人员能够确认小麦的存在。植硅体还被用来鉴定黎凡特的小米和海枣。但在许多食物中,植硅体并不丰富,甚至不存在。因此,这次能通过牙结石鉴定出植硅体遗留痕迹很少的食物,堪称具有开创性。通过这种方法,在米吉多和泰勒拉尼的古人牙結石样本中都鉴定出了芝麻蛋白。这表明,约公元前两千年时,芝麻已经成为黎凡特人的主要食物。

另外两个发现特别重要:在一个米吉多牙结石样本中,发现了姜黄和大豆蛋白;在泰勒拉尼的一个牙结石样本中,鉴定出了香蕉蛋白。这三种食物很可能都是从南亚来到黎凡特的。香蕉最初是在东南亚种植的,那里的人们早在公元前5000年就已食用香蕉。香蕉贸易具体始于何时,目前尚不知。但从此前研究可知,在东南亚人开始食用香蕉后几个世纪香蕉就已出现在非洲西部,这表明当时已有香蕉贸易。而菲利普团队的研究结果则首次证明,香蕉在地中海地区也很可能早有传播,而且这个时间之早,令人惊奇。

菲利普指出,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被研究的牙结石样本所属个体可能曾在南亚生活过一段时间,并食用了只在南亚才有的食物。如果真的这样,就不能证明当时南亚与地中海之间有香蕉贸易。但即使尚不清楚香料、油料和水果的贸易规模有多大,也有很多迹象表明贸易确实在进行。例如,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死于公元前1213年,科学家在他的鼻子里发现了来自印度的胡椒。也就是说,当时在地中海东部就已有异国香料。

菲利普团队的上述研究仍在进行中,这项研究的最终目的是探索青铜器时代初期的全球贸易是否涉及食物。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8:44。
转载请注明:从牙结石中探知到的贸易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