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的进化故事

我们的手指甚至可以代替眼睛来感知世界,荷兰古生物学家福尔迈伊可以证明这一点。他从3岁起就失明,作为以研究海洋贻贝及其生态系统而闻名的专家,他从未见过化石。但在野外,他能通过手指触摸来感知贻贝及其所在岩石的复杂形态结构,甚至能够用手“看到”许多被其他科学家忽略的细节。那么,人手的这些功能是如何进化而来的呢?

手的特殊性

人的手之所以如此特别,不仅因为手很灵活,而且因为手具有非凡的感觉,它几乎就像一个独立的感觉器官。我们可以用手来感受微风和水的温度。在黑暗中,我们能将钥匙直接插进锁眼,也可以感受不同物体的表面质感。一些裁缝甚至不用看,只用手摸,就能分辨一块皮子的真假。

将手张开,然后再合上;用你的手指玩耍,用拇指触摸其余四指的指尖;转动你的手腕,你应该能够轻松地将其旋转180度;将你的手握成拳头,让拇指位于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之上……对人来说,这些动作做起来轻而易举,但所有猿类都无法做到。

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手的重要性可以说和直立行走同等重要。随着人类的进化,能用两只脚走路后,我们不再需要靠手移动身体。空闲下来的手可以用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拿取食物、抱起孩子、舀水、收集材料盖房子,或者用一只手拿着东西,用另一只手操纵这些东西以执行特定的任务……

對于人类来说简单的动作猿类都无法做到。人的手非常灵巧。

我们的祖先对双手的使用越熟练,他们的生存能力就越强,他们的后代的存活率就越高,因此,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更优秀的手形结构占了上风。我们的大脑和身体是同步进化的,在此过程中,手部的骨骼、肌腱、肌肉和神经变得越来越协调,手部的触觉越来越敏锐,大脑对手部运动的控制也越来越复杂,其结果是手逐渐进化成集建造、狩猎、辅助进食和交流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工具”。

追溯源头

手的进化最早可追溯到7000万年前灵长目动物的祖先——合弓动物。早期的合弓动物是生活在地面的小型动物,然后逐渐爬上树冠生活,并以小型昆虫、种子和果实为生。能够抓握小东西无疑更具生存优势,合弓动物的爪子因此而进化。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认为,早期的人属动物一开始就拥有一双与现代人类相似的手。20世纪60年代初,在非洲发现的一些化石可以证明这点。

合弓动物的爪子因要上树抓握小型食物而进化。

1964年5月,科学家在坦桑尼亚奥杜威峡谷发现了最早制造工具的早期人类的遗骸,其中有许多手骨与现代人手骨很相似。科学家将许多碎片拼接成了一只手骨架,其最下方的指关节尤其粗壮,拇指也很突出。这只手的外形已经很像现代人类的手——它的拇指比较长,因而可能相当灵活。当时,这个180万年前早期人类的手骨引起了人们强烈的好奇心。这种早期人类的身高不超过122厘米,科学家称他们为“能人”。虽然同时期发现的能人牙齿化石构造与早期南方古猿(猿类)的类似,但是能人手骨更接近现代人类手骨这点没有争议。

吃肉助力人类进化

简单却锋利的石器

能人的手比南方古猿的手结构更复杂,并且在奥杜威峡谷中发现的同时期卵石工具也能证明能人拥有灵活的双手。在180万年前,生活在奥杜威峡谷的能人一手握住石锤,敲击另一只手按着的石块,制造出锋利的石器。这些峡谷居民的大脑只有现代人类的一半大,虽然他们的手没有我们的灵巧,但能人的手已经不再是类人猿的手。

在灵活的双手和简单却锋利的石器帮助下,能人在大草原上收获腐肉的能力大大提升。在广袤的草原上,许多吃草的大型哺乳动物经常被大型猫科动物捕杀。这些猎手们吃饱离开后,猎物的残骸上通常会剩下许多肉,在鬣狗或秃鹫赶来争夺尸体之前,能人可以利用锋利的石器迅速割下猎物尸体上剩下的肉。

20世纪90年代初,两位美国考古学家在东非大草原上进行了一次实验。他们试着用黑曜石(火山玻璃)制成的简单石刃,从几十具动物尸体(其中包括两头大象)上剐肉。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一片不起眼的黑曜石刃竟然能轻易划破大象坚硬的皮肤。实验结果证明,这些动物坚韧的肌肉、厚实的肌腱和韧带看似结实,但在石器面前通通“不堪一击”。

开始吃肉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的里程碑事件。在此之前,早期类人猿很可能主要以植物为食。开始吃肉后,蛋白质和动物脂肪摄入量的增加必然会大大提高早期人类的营养水平,而且有助于他们的大脑发育,进而提升对手的操控。而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的手不仅用于进食、制作工具、投掷或战斗,还用于交流。

从“抓取”到“打手势”

有迹象表明,手的进化也影响语言的发展。对人类来说,手势是表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既在说话之前出现,又伴随着说话出现。手势被用来强调所说的内容并传达情感,可以被用于表示拒绝、接受、威胁、求助和同情等。在聋哑者使用的手语中,手势几乎完全取代了语言。许多科学家认为。手势和声音在几百万年中共同发展,它们相互支持和补充,创造了越来越复杂的交流形式。孩子们在他们说出第一句话之前,就已经用手势来表示他们的想法。

手和語言息息相关,这一点也反映在我们的亲缘物种——黑猩猩、倭黑猩猩、大猩猩和红毛猩猩身上。虽然它们能做的手势很有限,但它们也能用手势来交流。2018年,英国科学家对这些动物分别进行实验,记录下它们做出的2000多次手势,结果发现了33种具有特定含义的手势,其中大部分都是简单的命令,比如“把那个给我!”“靠近点!”“给我梳理一下毛发!”或“别这样!”,所有这些手势都是为了开始或停止一种特定的行为。

科学家发现,黑猩猩、大猩猩和红毛猩猩不仅都会使用这些手势中的大部分,甚至连使用方式也一样。人类似乎也以类似的方式使用手势,但我们如何用手势进行交流,更多取决于我们的社会环境和语言文化。

猩猩也会做手势。人类的手势是表达意图的重要组成部分。

用手“说话”

在最近的20年里,一些科学家在寻找语言起源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他们通过各种实验比较人类行为与猿类行为,并发现猿类打手势时大多指的是当时对其有用的物体,而人类的手势更具社会背景,所指的往往也是对他人有用或者与群体有关的东西。

由此可见,手势传达的意思从围绕自身开始,但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手势又慢慢具有分享经验、意图、利益和规则等功能。科学家认为,交流起源于用手指物。例如,早期类人猿可能会指着一只在动物尸体上空盘旋的秃鹫,或者一个埋有块根(当时人类的主食之一,红薯就是一种块根)的地方,抑或一头离群的小牛。

起初,指向性的手势会帮助协调集体活动,如狩猎或照看孩子。后来,手势演变得更复杂,例如以扇动手臂的动作表示一只鸟,或以抱着胳膊的动作表示一个婴儿。科学家现在认为,声音被加入到手势语言中,用来增强和扩大手势语言。这与先前的某种观点一致,即手势基本上是转化为动作的思想或心理意象。

曾经许多印第安部落的人说的都是不同的语言,但通过“手语”,一个部落可以看懂另一个部落的意图,这些图片是他们通过“手语”来表达的一些内容。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8:52。
转载请注明:手的进化故事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