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核战?

考古学家在巴基斯坦古城摩亨佐·达罗废墟中发现数十具人骨骸。有人声称,该废墟有明显“核”特征。莫非这里发生过——

20世纪20年代,巴基斯坦古城摩亨佐·达罗(以下简称摩达城)和哈拉帕的发现首次揭示,印度河流域在超过4000年前就有文明存在,而且这一文明可匹敌埃及文明。

强烈反差

这两个古城证明了古人在城市规划方面的杰出才能。城中一些房屋有砖砌的浴室,其中很多房屋有卫生间。生活废水被引入在街道中央延伸、上面覆盖砖和石板的砖砌废水沟。用楔形砖砌成的水池和水井提供公共饮水。在摩达城一个俯瞰城市居民区的大型城堡上,有一个大浴池。它是一个由砖、沥青、石膏灰浆和防水材料层层堆积、建造的大型盆状设施,很可能是举办大型净化仪式的场所。

然而,与规划良好的房屋和清洁的街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摩达城遗址最上层的考古发掘却发现了肮脏破旧的临时居所,以及居住和产业活动杂乱交错的地带。更重要的是,还发现了超过40具分散在街道上和屋内的人骨架。德国考古学家巴恩2002年如此描述这一发现:“在摩达城一栋有一座公用井的房子里,发现了两人的骨架。他们看起来曾想拼命爬上从房屋通往街道的阶梯。另外两人的骨架,歪斜地躺在附近。在该区域其他地方发现了9人的不完整骨骸,在他们死前他们的身体很可能很扭曲。当初,他们在还活着时(或死后)很可能被扔进了一个坑中。在另一个区域,两所房屋之间的一条小巷里发现了另外6人的骨架,上面覆盖稀疏的泥土。在碎石和灰烬层中,或者在街道上,还发现了另外多人的骨架。他们死前身体都奇怪地扭曲,这表明他们死得都很痛苦。”

慘烈屠戮?

这些人骨架让当时许多考古学家都认为,这些人全都死得很惨烈。在20世纪50年代发掘摩达城遗址的英国考古学家惠勒爵士相信,这些死者是一次大屠杀的受害者。他说,如果真是这样,这就揭示了此前未解的摩达城消亡的原因——外敌的武装入侵。这些外敌是来自西北方向的游牧民族,他们被认为在公元前2000年定居在印度。惠勒声称,发现于摩达城的人骨骸可能属于在最后时刻殊死抵抗入侵者的摩达城部队。可能正是因为惠勒如此相信自己的这个观点并大肆宣扬,它后来竟然成为一种公认的理论。

然而,惠勒在这方面的许多说法根本就站不住脚。因为在这些骨架的发现地没有发现武器,而这些骨架本身也没有暴力伤害的任何迹象,所以根本不能断定这些骨架属于“摩达城的保卫者”。一些考古学家推测,游牧民族是在摩达城消亡后才来到这里的。还有一些考古学家对游牧民族是否真的来过这里表示质疑。

另一种理论是,摩达城当时暴发大洪水,许多人死于水媒疾疯(例如霍乱)。最近的调查发现,摩达城遗址有多层粉砂黏土。这很可能是这里曾发生过大洪水的明显证据。印度河过去曾有改变河道的倾向,成百上千年来河道渐渐东移,这导致摩达城周期性暴发大洪水。事实上,摩达城正是建立在巨大的砖砌平台上,部分城区被堡垒环绕。这些都可能表明这座古城当时需要防洪。一旦暴发洪水,就很容易在摩达城中传播霍乱等水媒疾病。但并无证据表明当时摩达城发生过霍乱等严重传染病。

主流考古学家现在的结论是:摩达城当初并未发生过大规模屠戮,那些被发现的人骨架并非属于“屠杀”受害者,他们都死于自然悲剧或致命疾病,而非死于人为攻击。

核战证据?

既然在摩达城发现的人骨架那么“怪异”,那么只需自然或疾病原因就能解释吗?一些“另类考古学家”认为,还需要寻找其他答案。

英国学者达文波特就是其中一人。他花了12年时间来研判古印度语文献中可能属于对摩达城的记载,还在摩达城遗址发掘现场证据。在他的著作《公元前2000年的核毁灭》一书中,有一些很惊人的说法:在摩达城发现的一些物品,看来曾在高达1500℃的情况下被熔化,然后突然降温而变成玻璃;摩达城中看来有一个直径大约46米的震中,震中区域内所有物体都已熔化;在距离震中55米范围内,有一侧的砖熔化,表明当时发生了大爆炸。

在另一名“另类考古学家”——戈尔博夫斯基的《古代历史之谜》一书中,他声称在摩达城遗址发现的一具人骨架被检出的放射}生水平是它所处自然环境辐射水平的50倍。达文波特声称,在摩达城发现的辐射水平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原子弹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爆炸后的辐射水平完全一样。

由于摩达城并无火山爆发的痕迹,也没有其他灾难能解释摩达城里的“核”特征,因此达文波特猜测,摩达城及其最后的居民是在一次与原子弹类似的远古武器爆炸中消亡的。美国“历史频道”在其《远古外星人》系列节目中竟然大力支持达文波特的这一惊天推论。这导致摩达城远古核战理论一度甚嚣尘上,不仅在伪科学论者中尤其受欢迎,甚至还在科学社会引起一些人的强烈兴趣。例如,意大利航天工程师安东尼奥教授说:“在摩达城发生了可能不属于自然现象的大事件。”

远古核战的支持者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依据”——德国人埃里希自称在其《众神的战车》一书中引用了古印度史诗《摩呵婆罗多》中的内容:“一枚携带宇宙所有能量的射弹/发出辉耀的烟柱/尸体被焚烧到无法辨认的程度/毛发和指甲全部掉落/瓷器不明原因碎裂/鸟儿变白/几小时后所有食物被感染/士兵为逃离大火而投身溪流/去清洗自己和装备。”

这一描述的确与原子弹爆炸效应很相似——异常明亮的爆炸、烟柱升腾、大火、扩散、强烈冲击波、热浪和辐射中毒效应。然而,这些描述是真的吗?

去伪仔真

在《摩呵婆罗多》的所有英文译本中,其实都不存在埃里希自称所“引用”的那段描述。然而,这段描述却被超过30本书和上万篇互联网文章引用。但这段并非完全捏造,而是由散落在这部20万字史诗中各处的不相干句子拼凑而成。不仅如此,这些句子来自从梵文《摩呵婆罗多》的法文译本转译成的英译本,而法文译本本身就很可疑。梵文原本中有一段的内容是:“第二天来临,卡木瓦拿出铁闪电,把维里尼斯和安达卡族类全部化为灰烬。事实上,为了毁灭维里尼斯和安达卡族类,卡木瓦通过念咒而祭出强大铁闪电,它看上去就像一位巨大的死亡信使。这个事实被正当地报告给了国王。在巨大的不安中,国王把铁闪电化为细粉。”

很明显,史诗中这段描述根本不能被视为远古核爆炸的证据。然而,怎么解释在摩达城遗址发现的那些似乎是因为暴露在大爆炸高热下而熔化、玻璃化的物体?这其实并非神秘。所谓的摩达城爆炸“震中”实际上是古人扔破罐子的垃圾场,而这些罐子是通过让沙子在高温窑中玻璃化而制成的。

至于那些骨架上的超高辐射水平,那完全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凭空捏造。虽然这些骨架经过了透彻的科学检验,但没有任伺科学报告说在这些骨架上发现了放射性。抛开科学论文不说,常识也会告诉我们:今天在摩达城遗址依然可见的4.5米高的古城墙,怎么可能在核爆炸后屹立至今?

合理解释

有专家指出,如果要让大屠杀理论能成为在摩达城发现的44具人骨架的合理解释,那么还需要大量证据,而不只是這些遗骸看上去奇怪的姿态。那么,还需要什么样的证据?被焚烧的森林、弓箭之类的武器、盔甲和战车的遗存,还有入侵者和抵抗者的明显遗骸。然而,虽然考古学家已对摩达城遗址进行了纵深和广泛的发掘,但没有找到这些方面的任何证据。

幸运的是,自从对摩达城遗址的首次发掘以来,对该遗址的探索进展迅速,而且现在已经有了确定人骨骸年代和辨识惨烈死亡迹象的精确方法。这些方法已经彻底否定了由惠勒等人提出、长期以来被很多人信以为真的惊天理论。20世纪80年代,生物学人类学家检验了在摩达城遗址发现的所有入骨骸,但没有发现任何惨烈死亡的迹象。他们的结论是:大屠杀理论错误地以尸体处置不规范为证据,而不是以骨骸创伤为根据,因而根本站不住脚。

对摩达城遗址废墟不同层和对在该遗址发现的人骨骸的最新检测证实,其中一些人的死亡时间比其他人早了至少1000年。也就是说,并非一场大惨剧杀死了这全部44人,他们很可能死于毫不奇怪的自然原因,而且他们不是死于同时期。

更多奥秘

尽管有关摩达城的核战和战争惨剧因素已被彻底排除,笼罩摩达城的诸多奥秘却并未被完全破解。为什么如此先进a40fa261a8fc560ee89f8f77309b0bf2的文明却如此草率甚至粗暴地处置死者的遗体——看来,他们当初只是随意把尸体扔进坑中。可是,既然他们在城市和房屋规划方面如此周全,那么他们为什么在对待死者方面如此不敬?对这样的问题,考古学家仍无答案。

第二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是:摩达城里的其他居民呢?考古学家估计摩达城人口最多时达4万人。那么,为什么迄今为止只发现了44具人骨架。而在城里及其周围未发现哪怕一座墓葬?如果能找到墓葬,就可能有助于破译有关摩亨佐·达罗文明的诸多谜题。

保护遗址

虽然已经幸存了5000年,但摩达城遗址现在却面临危机。印度河流域的炎热、季风雨和来自于地下水的盐分都在严重损害该遗址,但最大的威胁却是蜂拥而来的大量旅游者。摩达城遗址的状况越来越脆弱。据估计,如果目前的毁损速度继续下去,这座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遗址就会在20年内消失。考古学家说,要想保护这座遗址就必须将它重新掩埋。而如果这座遗址消失,则必将是整个世界文明的一大损失。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10:02。
转载请注明:远古核战?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