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感觉被剥夺

被关进小黑屋,有多可怕?科学实验发现,长期被关在小黑屋里会损害人的身心。为了研究长期处于封闭环境对潜水员、宇航员和潜艇机组等人群的影响,科学家进行了多次感觉剥夺实验。

独自在禁闭室生活3天

1954年,加拿大科学家以实验补助费吸引了一些大学生参与感觉剥夺实验。参与者被要求在一个封闭的单独禁闭室里待一周时间,在此期间佩戴透明护目镜,小臂上戴硬纸板制成的装置限制手部活动。禁闭室里有能解决个人卫生问题的设施,有床可以休息。但除了空调发出的嗡嗡声,参与者听不到外界声音。

实验开始后不久,参与者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但很快又睡不着,只能躺在床上睁着眼,感到无聊、易怒。因缺少外界刺激,他们开始吹口哨、唱歌,或者自言自语,想方设法自己制造声音。随着实验继续,他们开始无法集中精神,甚至哪怕简单的心算也无法完成。虽然实验补助丰厚,但大多数参与者在实验开始3天后就退出。

那些堅持了一周的参与者事后报告说,他们在实验期间出现幻视、幻听和幻触。其中一些人说自己看到了密集的点或线条(它们其实并不存在),一些人说自己看到了长着大嘴、戴着黑帽的小黄人,一些人说自己听到了声音或音乐,甚至还有人感觉冰冷的钢板压在自己前额。

禁闭室构造图。

洞穴生存63天

1962年7月,法国地质学家西弗伊进入位于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撒拉逊大悬崖、距离地面130米的一个地下洞穴。在进洞前,他当着众人面摘掉手表。然后,他被安全绳缓缓送进洞中深处。他的任务是在洞里呆63天。他的帐篷旁边是一条地底冰河。在这个完全漆黑的洞中,他的头灯是唯一光源。他没有任何计时工具,也不会由外界告知时间,因此无法判断时间。

当西弗伊在众人瞩目下最终重返地面时,如果不戴护目镜,他的眼睛就根本受不了地面的“强烈”光照。西弗伊后来在回忆这次实验时说,他感觉自己当时就像是散了架的提线木偶,差点就疯了。

西弗伊那次进洞只是想研究地下冰河,而并未想到此举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研究在长期无法掌握时间的情况下人的生理变化的实验。他在地下居住的这63天,让科学家终于确信人体生物钟的存在。

重返地面的西弗伊身体和精神接近崩溃。

洞穴生存6个月

虽然那次实验经让西弗伊吃尽苦头,但他希望进一步揭开人体时间节律之谜。1972年1月,他再次参与暗洞生活实验,但这次他要独自在洞中生活6个月。

午夜洞中西弗伊生活的木质平台。

在吻别妻子后,西弗伊借助缆绳下降到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名为午夜洞的地下深洞中。这个洞里的气温为21℃——比之前那个阿尔卑斯洞暖和多了。他在洞中的营地是一张面积为17平方米的木质平台。平台上有一个尼龙帐篷供他睡觉,还堆放着实验设备和他的一些私人物品(一台冰箱、一些家具、一些书和一台音乐播放器)。美国宇航局负责为他提供宇航员专用食物,并对他实施全程监测,由此获得的数据为长期太空任务提供参考。

洞里没有时钟,西弗伊也没有任何其他方法获知时间。他的几名助手在洞口扎营,既作为实验的地面对照组,也为他的生活提供帮助。例如,只要他<b 醒来,助手就打开平台照明灯;如果他困了,则关闭照明。

西弗伊在洞里每天都评估自己的体能和认知能力,测试自己的记忆能力、精神敏锐度和手指灵活性等指标。他身上的体温和心跳节律监测设备全程实时监测并记录他的身体指标,就连睡觉前他也要在身上贴更多电极,用于记录睡眠模式。所获数据通过一根长长的数据电缆传给地面设备,但同时也大大限制了西弗伊的活动范围。有几次,洞口附近地面遭遇雷击,电流顺着电缆流向西弗伊,把他疼醒了。

西弗伊带进洞的音乐播放器很快就出现故障,无法使用。洞里很潮湿。进洞数周后,他带去的书和纸张上就长满霉菌。缺乏感官刺激,再加上孤独感,逐渐损害西弗伊的心理健康,甚至让他一度想自杀。实验进行到第77天时,他的短期记忆力几乎完全丧失,必须立刻用笔记下所想的事。实验快结束时,他的精神状态已接近崩溃。虽然被严重抑郁感和失落感折磨,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坚持每天记录数据。

除了看书和听歌。西弗伊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他就这样在洞中生活了6个月。

1972年7月9日,西弗伊终于重返地表,此刻他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直到三年后,他依然经常性失忆,他的视力也在那次实验中受到长期损伤。他说自己在这次实验中受到的精神创伤无法言表。和妻子离婚后,他搬到美国南部森林中进行康复。

这些感觉剥夺实验提醒我们:要保持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离不开多变而丰富的外界环境刺激,因为这样的刺激是人类生存和发展所需的基本要素。

感觉剥夺实验提醒我们: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各种外界刺激。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10:25。
转载请注明:当感觉被剥夺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