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洞能手:美拉尼西亚冢雉

船上引擎的声音淹没了南太平洋之夜的寂静。凌晨4点,四周全部沉浸在漆黑的夜里,唯一能看到的就是白色的海浪冲上岸并变得支离破碎。科学家们在所罗门群岛一个叫作萨沃的岛屿登陆。

独自闯天下的“孤儿”

在这个火山岛上,生活着一种非同寻常的鸟类:它们像鳄鱼一样,把卵产到沙洞中。这些卵,将依靠所罗门群岛火山产生的地热来孵化。这个沙洞像一个藏在地面以下的“孵化机”一样,温暖着胚胎,使其逐渐发育、成长直至孵化。

当幼鸟用强壮有力的脚爪踢破卵壳后,它们会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从深至1.5米的沙洞中独自爬出来。虽然它们的母亲早为它们挖掘了一个安全的巢洞,但与我们熟悉的那些有父母悉心照料的鸟类不同,这些幼鸟终其一生都不会和自己的父母相见,它们完全要依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

没有亲鸟辛苦的孵化和照顾,这种完全自强自立的鸟类被称为“美拉尼西亚冢雉”,一种体形和家鸡差不多的鸟类。雌鸟和雄鸟没有明显的外形差异,都是小小的头、棕色的短翅膀,滚圆的身体上披散着具有深蓝色或黑色光泽的羽毛。最醒目的特征就是粗壮的双腿和巨大的双脚,而这也恰恰解释了为什么它的英文名——megapode的意思为“大脚”。

美拉尼西亚冢雉属于鸡形目、冢雉科的一个物种。粗壮的腿和巨大的脚非常适合于在沙地进行挖掘。

美拉尼西亚冢雉属于鸡形目、冢雉科的一个物种。冢雉科是进化学中一个独立而又古老的分支,包含22个物种,主要分布在西太平洋的岛屿、澳大利亚、新几内亚,以及华莱士线以东的印度尼西亚岛屿等区域。其中,“美拉尼西亚”是太平洋的三大岛群之一,由俾斯麦群岛、所罗门群岛、瓦努阿图群岛和斐济群岛等岛屿组成,这里是美拉尼西亚冢雉生活的家园。

美拉尼西亚冢雉喜欢亚热带或热带地区气候湿润的低地森林、山地森林或靠近海岸的沙滩地区,并且享受着火山地热为它们创造的大片产卵地。萨沃是所罗门群岛中的一座活火山,正经历着地球上已知的最高等级的地震活动。

数千年来,冢雉一直都在利用这个火山岛地下的热量来孵化鸟卵。这里天然的地热,会缓慢而又稳定地通过地底基质释放出来,让美拉尼西亚冢雉的卵处于一个非常合适的孵化环境中。在这样的环境下,鸟妈妈产卵后,大约50天雏鸟就会孵化出来。冢雉家族中的另外一些物种,例如眼斑冢雉(体长60厘米以上,个头有美拉尼西亞冢雉近两倍),孵化时间要90天左右,而普通家鸡的孵化时间通常只需要不到30天。

挖掘能手建造完美洞穴

当本地的向导来海边接待登陆的研究学者们时,天还没亮,只透出一点薄光。毗邻登陆地沙滩的是一片森林,当地人会清除掉沙滩上的各种碎屑,让这片沙地能够更好地吸引美拉尼西亚冢雉再次栖息,而周围的灌木草丛也帮助冢雉挡住了狗和蜥蜴等天敌。研究人员在穿越森林时,可以听到美拉尼西亚冢雉的叫声,响亮、高声调的“吔-吔”是它们标志性的鸣叫声。

当地人一直认为,萨沃的鸟类都来自所罗门群岛中最大的瓜达尔卡纳尔岛。但实际上,它们可能来自四面八方和许多岛屿。在新不列颠岛上有一个当地称为“普基利”的地方,也是美拉尼西亚冢雉的一个重要的掘巢地。在20世纪70年代,仅一个季节内,那里就吸引了5.3万只冢雉。这些地方是如此的重要,即使是人类,也曾为了得到这些地方的控制权而进行了激烈的甚至生死相拼的战斗。

清晨,美拉尼西亚冢雉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像其他大多数冢雉一样,美拉尼西亚冢雉也是“一夫一妻制”。它们踏步在沙地上,在找到合适的地点后,夫妻俩就会立刻拼尽全力地开始刨地。大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它们便会完全潜入到自己挖掘的沙洞中,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这一挖掘速度可谓自然界中最令人震惊的技能之一。

细碎的沙土不断从地下刨出,飞向空中。美拉尼西亚冢雉正在挖它们的巢洞。这些平均体重只有0.55千克的雉类。却可以挖出一个惊人的深度。

很多美拉尼西亚冢雉会在相邻的地方同时进行挖掘,冢雉通常会默契地彼此互不干扰,它们会沿着相反的方向斜着向下挖掘,而它们无休止的、高亢的鸣叫声一直伴随着挖掘工作,这是它们彼此沟通的方式。但偶尔也会有几只冢雉恰好在地下的同一个巢洞位点碰上,于是争斗便在所难免。

冢雉忙碌着,每次挖掘都以有节奏的方式进行着,细碎的沙土不断从地下刨出,飞向空中。人们很难看到冢雉辛苦劳作的身影,所有的场景看起来都像是沙土在神奇地自我挖掘。随着洞穴深度的增加,冢雉就要逐渐进行挖掘之外的另一项工作——清除积聚在洞口处的所有细碎沙土。它们开始定期返回地面,清理地表的这些“施工垃圾”。

当天的晚些时候,当向导带领研究人员找到一个美拉尼西亚冢雉刚刚建造完成的沙洞时,大家都被冢雉的这种超强的“建筑能力”震惊了——在短短的时间内,这种平均体重只有约0.55千克、身长不足40厘米的鸟类,居然挖出了一米多深的一个坑洞!如果一个人想要从美拉尼西亚冢雉的坑洞内取出一枚鸟卵,就可能需要完全没入冢雉的洞穴中,仅剩下双脚露在洞外。然而,更令研究人员惊讶的是:这个沙洞的底部潮湿而温暖,非常适宜鸟卵的孵化。

美拉尼西亚冢雉是怎么做到这点的呢?目前,大多数科学家都认同冢雉的鸟喙或舌头上有着非常敏感的感知区,可以帮助它们判断坑洞基质的温度,以此确定自己的挖掘工作应该在哪里停止,从而找到最适合的产卵点,为自己的后代打造最适宜、最舒适的孵化环境。

不过,美拉尼西亚冢雉父母为子女的努力也就到此为止了。在它们共同守护、挖掘好一个完美的营巢的沙洞且雌鸟产卵之后,这对冢雉就会从此分道扬镳,重新开始独自的生活。

美拉尼西亚冢雉鸟卵静静地躺在地底,没有父母用肚皮贴着鸟卵提供温暖,而是由火山地热取而代之;幼鸟出壳后也没有父母的辛苦哺育,而是立刻就需要独自面对未知的世界,开始独立生活。它们会抖抖一出生就具有的羽毛——这是所有“早成鸟”共同的特征,然后就是要拼尽全力从地底钻出去,回到地面的世界,开始独立的生活。

利用自然之力进行孵化

在整个冢雉家族中,除了利用火山地热孵化自己的鸟卵的美拉尼西亚冢雉外,还有利用其他两种自然之力进行孵化的:一种是包括马累冢雉在内的一些物种学会了利用被阳光烤热的沙滩来孵卵;而另一种更常见的策略是利用植物被微生物分解产生的热量来孵卵。后一种方式,是眼斑冢雉、丛冢雉等用它们像耙子一样的大脚,把枯枝落叶等各种正在腐败的、细碎的植物聚集在一起,堆积成一个小土丘的样子,并将卵产在里面,依靠植物腐败发热所产生的热量孵化。有时,一些美拉尼西亚冢雉也会根据环境的变化,采用这种方法孵化鸟卵。

眼斑冢雉用它们像耙子一样的大脚。把枯枝落叶等各种正在腐败的、细碎的植物聚集在一起。依靠植物腐败发热所产生的热量孵卵。眼斑冢雉用它们像耙子一样的大脚。把枯枝落叶等各种正在腐败的、细碎的植物聚集在一起。依靠植物腐败发热所产生的热量孵卵。

生物学家根据演化的假设曾经普遍认为,冢雉是直接从某些爬行类动物的祖先那里继承了这种独特的孵化策略。但现在,他们发现情况并非如此。冢雉家族曾经使用的孵化方式,恰恰是大家最熟悉、也视之为最“正常”的禽类孵化方式一用qEIKWM05tGhidR765Hqf0abCFT3rkKYFsQ24tbmQQRQ=自己的体温不断给鸟卵加温的孵化方式。只是在后来才逐渐演化出现在采用的独特方式,即依靠大自然之力帮助自己孵化鸟卵。

现在,冢雉与鳄鱼在孵化行为之间的所有相似之处都被认为是趋同进化的结果,即亲缘关系甚远的生物,由于生活在同一类型的环境之中,分别独立演化出了相似的行为,以及相似的解决问题的路径。此外,研究人员还推断,冢雉家族是先开发出了“堆土”技术,然后再转向了“挖洞”方法。

冢雉家族有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它们卵的大小和卵黄的比例。卵黄为冢雉鸟卵的孵化提供了所有的养分。美拉尼西亚冢雉的卵重达100克,大概是鸡蛋重量的两倍,是母鸟自身重量的五分之一。但是,美拉尼西亚冢雉的卵黄量至少比普通鸡蛋高出四倍,显然冢雉所能得到的营养也就更为丰富。但是,巨大的卵黄为冢雉自身提供了更大的能量,却也为冢雉带来了更大的危机,因为这个营养极其丰富的鸟卵,在当地人眼中也成了一种更有价值的“鸡蛋”。

危机与平衡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将鸟类视为可以随时攫取的资源,直到现代才有所改变。但如今在萨沃等岛屿上,传统的观念几乎毫无改变。一旦美拉尼西亚冢雉完成了一大早的劳作,就轮到村民开始工作了。村民们挖出美拉尼西亚冢雉的鸟卵,当作食物,还会把这些鸟卵作为一种“货币”,来交换其他资源。每个鸟卵价值10所罗门群岛元,折合人民币约9元。

专家们曾惊叹美拉尼西亚冢雉高超的挖洞技艺,同时,当他们看到当地人如何取卯时也惊异不已。在一片看不出差异的沙地上,当地人能够准确地定位地下巢洞中鸟卵所在的位置,并准确找到下挖的方向和路径,直达冢雉产卵的深度。这项工作并不轻松,需要娴熟的技巧,要挖到美拉尼西亚冢雉的产卵深度,即使是最好的“寻卵者”也会累得汗流浃背。

美拉尼西亚冢雉的卵黄量至少比普通鸡蛋高出四倍。巨大的卵黄为冢雉带来了更大的危机。

在萨沃,人类和美拉尼西亚冢雉曾经也有过美好的共生关系。人类帮助美拉尼西亚冢雉将它们的捕食者拒之门外,并负责照看着这些冢雉挖洞产卵的沙地,以满足冢雉的繁殖要求。作为回报,人类也可以得到一些冢雉的鸟卵作为美食。但随着所罗门群岛1999年发生经济崩溃后,岛民更加依赖自然资源来维持生计和兑换现金。在萨沃岛以及另一个叫作辛博岛的火山岛上,当地人的大部分现金收入都来自于出售美拉尼西亞冢雉的鸟卵。

一辈子都生活在萨沃的70岁的威尔弗雷德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代,当时美拉尼西亚冢雉整天都会在沙地里忙碌、产卵。当时的冢雉数量如此之多,以致它们都渴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挖巢地点时,一些冢雉甚至不得不分散到海滩上去争夺一份自己的地盘。但如今,萨沃的人口数量增加了,人人都想挖到更多的鸟卵,而美拉尼西亚冢雉却明显地减少了。同样,20世纪七八十年代,辛博岛上的鸟类数量以及收集到的鸟卵数量也都出现了急剧下降。而类似的命运正在降临到几乎所有美拉尼西亚冢雉的筑巢地,以至于到了现在,其中很多筑巢地都已经难觅这种冢雉的身影了。

在一片看不出差异的沙地上,当地人能够准确地定位地下巢洞中鸟卵所在的位置,并准确找到下挖的方向和路径。

出于对美拉尼西亚冢雉鸟卵的依赖以及对鸟卵数量下降的担忧,20世纪90年代,这些岛上都曾提出了一些美拉尼西亞冢雉鸟保护计划,例如在距离村庄最近的小片土地上建起了所谓的“禁止采卵区”,每年有2个月禁止当地人采集鸟卵。但由于政策制定者对美拉尼西亚冢雉的繁殖生物学特性了解不够,这个政策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冢雉和鸟卵的数量仍旧在持续下降。直到1997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物种生存委员会冢雉物种组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开始合作,以研究如何更好地保护美拉尼西亚冢雉的数量。通过长达18个月的研究工作,保护人员发现,冢雉鸟卵的平均孵化时间要长于原有的2个月的禁采期,因此他们开始重新划分冢雉的自然孵化区,并且延长了禁采期的时间。基于这些研究及实践,当地政府重新修订了管理计划,其中就包括将禁采期延长到三个月,并且加大这些限制措施的管理力度。督促当地人认真遵守。

之后,美拉尼西亚冢雉的数量又重新开始上升。不过新的问题依旧在出现,例如流浪猫狗破坏鸟卵和咬死雏鸟的问题。现在WWF和IUCN冢雉专家组的保护者们还在继续解决这些新出现的问题。他们想实现一个目标:让当地人可以永远拥有美拉尼西亚冢雉。

比起完全禁止采卵这种短期内不可能实施的目标,规定“禁采期”的做法则更符可持续发展策略。这对于美拉尼西亚冢雉数量的恢复也更有帮助。不然的话,禁而不止,反而会加剧对鸟卵的无尽掠夺,最终只会让我们永远失去这些美丽的冢雉,而这注定将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

冢雉的生存现状已经成为全世界野生动物保护中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在过去的1000年中,冢雉家族已经消失了大约30个物种。在目前现存的22个冢雉类物种中,有12种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显然,我们所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美拉尼西亚冢雉这一个物种所面临的困境。基于对冢雉的科学研究和对当地文化的认真分析,发展出真正具有实际效果的可持续管理策略,也许是拯救这些物种以及地球上所有其他物种的最有力的手段之一。

丛冢雉——鸟类“建筑大奖”获得者

在所有冢雉中,最著名的也许就是澳大利亚勤劳的“大脚怪”——丛冢雉(Australian brush-turkey)。面对其种群数量日益下降的今天,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郊区的部分地方,这种鸟类却被冠以“讨厌鬼”的名号。它们经常将正在腐败的叶子堆在各个庭园里,甚至将足球、易拉罐和银质的勺子都埋在它们巨大的落叶堆中,有时它们还会直接“接管”一个植物堆肥点,将人们已经垒好的落叶堆直接拿来做巢。然而,如果要在动物界颁发一个建筑奖,丛冢雉毫无疑问会获此殊荣,因为这种体长60~70厘米的小鸟,堆起来的巢堆儿,周长可以达到51米,最高可达8米,估计这么一个巢堆儿需要用掉50吨植物,并且它们的建筑工艺是如此的精湛,这样一个巢堆儿,往往可以被好几代丛冢雉利用。

冢雉

冢雉归属于鸡形目,在形态上拥有该目鸟类的典型特点。喙短尖而粗壮,身材结实紧凑,腿长,趾爪巨大,翅膀短圆,飞行能力依照物种不同存在差异。所有的冢雉都是地栖性的,除了斑眼冢雉栖息于澳大利亚中部的干燥地区以外,其他的冢雉几乎都见于热带森林环境中,在森林地面觅食昆虫、果实等。大部分的冢雉体羽模式都比较单调,为简单的灰褐色、黑色等。冢雉基本雌雄同型,但丛冢雉类表现出明显性二态(雄鸟拥有鲜艳的肉垂或冠,且体羽着色会有季节性变化)。冢雉科的体长从摩鹿加冢雉的27~31厘米到澳洲丛冢雉的67~75厘米不等。

现存的7属22种冢雉中,可以明显分为5组。此外根据在澳大利亚地区的化石记录,该地区至少有33种已经灭绝的冢雉物种,大多是冢雉属物种。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10:29。
转载请注明:挖洞能手:美拉尼西亚冢雉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