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

中菊头蝠(刘奇 摄)。曾經席卷全球的SARS病毒。

蝙蝠已经不止一次地被推上风口浪尖了。2003年的SARS病毒,2013年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在非洲不时暴发的埃博拉病毒,以及2018年的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等等都被证实起源于蝙蝠。不仅如此,根据可靠的统计,科学家们在蝙蝠体内分离出了至少50种病毒,其中除了上面提到的几种的病毒外,很多病毒变异后都能使人或者家畜发病,引起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也被推测起源于蝙蝠。那么,这样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具体的证据有哪些呢?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对从患者体内采集到的病毒样本开展研究,用PCR技术检测冠状病毒的分子标记基因(物种特有的基因序列),结果显示呈现阳性。而且这种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受体(ACE2)进入细胞,说明引起此次传染病的病毒属于冠状病毒,后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将这一冠状病毒命名为“SARS-CoV-2”。目前已经被发现的冠状病毒至少有23种。该类病毒的宿主除多种野生哺乳动物如貂、蝙蝠、老鼠、刺猬,以及多种鸟类外,还可感染各类家畜如骆驼、猪、牛等及人类。一些冠状病毒还可造成人畜共患病。除了SARS-CoV-2外,已知的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共有6种,其中4种冠状病毒在人群中较为常见,类似于普通感冒,致病性较低。剩下2种冠状病毒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曾经席卷全球的SARS病毒和在中东地区暴发的MERS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这三种冠状病毒可以在人群中传播,属于高致病性新发冠状病毒。

又起源于蝙蝠?

科学家通过对引起本次流行病暴发的病毒基因组进行测序及分析,基于冠状病毒保守的基因序列构建了冠状病毒系统发生树。结果显示,该病毒SARS-CoV-2与能够引起非典型肺炎的SARS冠状病毒亲缘关系很近。之前的研究已经证实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是蝙蝠——中华菊头蝠(Rhinolophus sinicus),而且与来自云南的一只中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携带的冠状病毒亲缘关系最近,基因组相似性甚至高达96.2%。基于以上结果科学家推测,引起此次疫情的SARS-CoV-2病毒起源于蝙蝠。尽管这个结论仍需要更多证据链,但这为后续科学家们追寻病毒的起源提供了重要依据。

蝙蝠携带病毒的传播链

一般来说,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并不会直接传染给人,需要跑到中间宿主身上完成变异,变成对人易感的病毒才能进入人体细胞,如SARS病毒。果子狸是最早被检测的野生动物,而且它与人有着直接接触(市场售卖),其携带的病毒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科学家推测,是果子狸身上的冠状病毒直接传染给了人。后来在科学家近十余年的不懈努力下,最终证实蝙蝠是SARS病毒的源头——自然宿主,而果子狸只是将病毒从自然宿主传播到人的中间宿主。至此才理清楚SARS病毒的传播链。在非典暴发的早期,在全国范围内清除市场所有的果子狸,一定程度上阻断了SARS病毒再次传入人群,直到现在国家对果子狸的管理都很严格。因此,找出SARS-CoV-2病毒的自然宿主和中间宿主,理清病毒的传播链对阻断传染源(中间宿主)和病原动物(自然宿主)是必要的,也是当前疫情防控重要的工作。但目前,SARS-CoV-2病毒追踪溯源工作才刚刚开始。例如,若蝙蝠是这一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那么,它是如何传播到中间宿主,进而传染给人的呢?这需要国内众多科研团队齐心协力,不断追寻。

中华菊头蝠(刘奇 摄)。

谁之过,蝙蝠还是人?

蝙蝠与病毒经过长期的协同进化实现了和平共处。长久以来,病毒也作为一种选择压力一直在“帮助”人类进化,尽管这个帮助对人类有一定伤害,有时这种伤害甚至是惨痛的。在蝙蝠与病毒、病毒与人、人与蝙蝠这几个问题上,从生物间相互关系上讲是没有“对错”的。蝙蝠已经存在于地球上有数千万年了,纵然其携带的很多病毒对人类生命健康构成威胁,但这是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存在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肺炎并不是蝙蝠带来的祸,而是人类自己闯下的祸。

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一个与蝙蝠打交道足有8年的人,我想告诉大家:如果新型冠状病毒最后经过科学的证实来源于蝙蝠,那基于现有的研究来看,还不大可能由蝙蝠直接传染给人。但仍需注意的是,蝙蝠携带的病毒会在蝙蝠群体内发生进化,甚至在与人频繁的接触中,也有可能发生变异,这就不排除对人造成直接感染的可能。所以,我们应尽量避免直接接触蝙蝠。此外,蝙蝠作为很多病毒的自然宿主,在自然界中又与其他野生动物接触,就可能将病毒传给其他动物,使其成为这些病毒的中间宿主。一些人对野味的热衷,使一些地方出现了野生动物捕捉、运输和售卖等非法活动,这就导致原本在自然界“偏安一隅”的病毒发生了交叉感染和变异,病毒就有可能传染给人类。所以拒绝野味,杜绝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才能减少人类感染自然界中致命病毒的风险。

蝙蝠作为生态系统中一个庞大的哺乳动物类群,发挥着极其重要的生态功能——充当植物花粉和种子传播媒介,控制农业害虫,对人类生产生活是有益的,我们应该多留一点空间给蝙蝠。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10:41。
转载请注明: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