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大脑的花招

认知科学创立于20世纪50年代,是一门研究心智和大脑的跨领域学科。经过近70年的发展,认知学家渐渐认识了人类大脑的一些奇怪特性背后的机制。本文节选认知学领域的六个研究发现,它们揭示了大脑是如何耍花招的。

如何似人非人的形象最恐怖?

日本机器入学家森政弘1970年发现。机器人的外观越接近人类,人们对其的好感度越高。但当相似度上升到一个特定区间,机器人越来越接近人类,处在似人非人的模糊地带时,人类反而会觉得眼前的机器人仿佛是一具僵尸,对机器人的好感度也跌落谷底。森政弘将这个现象命名为“恐怖谷”效应。

如果你的大脑中还没有画面感,就去搜索一下“孙悟空面具”这个关键词的图片,你会发现只要是卡通形象的面具都不可怕,但做得越像人脸的面具越恐怖。

一般来说,动画电影角色的形象设计充分考虑了恐怖谷。2019年,一部以刺猬为卡通形象的动画电影的预告片恶评如潮,原因正是片中的刺猬形象似人非人。收到反馈的制作方迅速调整了刺猬形象,将其设计得更加卡通。正式上映后,新的形象设计成功避免了票房惨败。事实上,几乎所有动画片的角色形象设计都会通过走极端来避免陷入恐怖谷:角色要么很卡通,要么十分逼真。恐怖电影的角色形象设计原则刚好相反:刻意让角色形象落入恐怖谷范围,反而能让电影更加惊悚。

电脑制作方及时调整了主人公形象,避免了票房惨败。

乐器演奏者更擅长“一心多用”

有些人能够一心多用,我们将这种能力称为“多任务处理”。但心理学家坚持认为这是用词不当,因为人类其实只能专注于一件事情。有些人之所以看起来能“一心多用”,是因为他们能够在多组思维操作上平稳转换,游刃有余。这就是“任务转换”能力。

乐器演奏者和双语使用者,谁的“一心多用”能力更强?2014年,一项研究征集了153名大学生,并按照“是否为乐器演奏者”和“是否为双语使用者”这两个标准将他们分成4组。他们被安排参与一种考验一心两用能力的电脑游戏。结果令人吃惊,乐器演奏者的表现完胜非乐器演奏者,双语使用者在游戏中没有任何优势。

科学家猜测,乐器演奏者所接受的多种训练要求他们对记忆中复杂的刺激,比如音符、旋律、音高、节奏、强弱、情绪基调等时刻牢记在心,并且能有序地处理这些信息。这有助于他们培养出对复杂局面的优秀控制力。

乐器演奏者更擅长在不同任务之间平衡转换。

为什么梦境总是很诡异?

梦境多数时候是很古圈的,这和大脑制造梦的机制有关。人一生中的事件型记忆被储存在大脑的海马体中。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梦通常产生的睡眠阶段),海马体活动受到抑制,因此睡眠时我们很难回忆起过去发生的事件。但睡眠时的大脑依然可以访问关于^和地点的记忆。同时,处理情绪的脑区变得更活跃,导致大脑将这些关于人和地点的记忆拼接起来,用更情绪化的方式讲述成怪异的梦境。

但为什么在睡梦时我们很难察觉到梦境的荒诞性呢?因为睡眠时我们大脑中负责逻辑推理和决策的背外侧前额叶皮质处于停工状态,所以我们无法察觉梦境里不对劲的地方。意大利科学家曾经让12名实验参与者记录下他们自己的梦境。一段时间后,研究人员再将这些参与者自己记录下的内容读给参与者听。结果显示,参与者在倾听时。右脑某个负责复杂语言处理的脑区活动活跃。奇怪的是,当梦境的情节变得越来越诡异时,这个脑区的活动强度竟然下降了,就好像大脑放弃去理解梦境一样。

当我们在做梦时很难察觉梦不对劲的地方。

无法抵抗的饥饿神经元

节食之所以如此困难,原因之一是持续饥饿感造成的不爽感。我们常说的饿得让人发慌的这种感觉,其实来自大脑。当饥饿时,人类大脑中的某些神经元会发送令人非常不爽的神经信号,让人想方设法去结束这种恼人的催促。即便正在节食减重。大多数人面对饥饿带来的心慌感也会顷刻放弃抵抗,吃零食解馋。这显然不能怪节食者意志力太薄弱,因为我们很难对抗神经元释放的强烈信号。

刺鼠肽基因相关蛋白(简称AgRP)神经元就是催促进食的神经元之一。当动物体内能量储备水平较低时,AgRP神经元会被激活,持续发送让人厌恶的神经信号。酒类饮料里的乙醇(酒精地会激活AgRP神经元,让饮酒者特别想进食。

科学家推测AgRP神经元起源很早。该神经元不仅具有强迫动物满足进食需求的作用,而且有另一个作用:下调人体的代谢水平,让人在找到新的食物前能活得尽可能久。因此,AgRP神经元的存在意味着只靠节食来减重是没用的,还得多运动才是控制体重的长久之计。

为什么有人喜欢看恐怖电影?

为什么有些人能从观看惊悚恐怖的电影中获得乐趣?科学家猜测,恐怖电影可能激活了大脑的“战斗或逃跑反应”。恐惧带来的感受会引起大脑增加多巴胺、血清素、内啡肽和肾上腺素等兴奋性神经递质的释放量。这就让身体进入兴奋状态。即便过了一会儿大脑确认没有危险,兴奋感也依然会继续存在一段时间,让人感觉舒畅。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有人喜欢恐怖电影的原因。

有些人面对血腥、暴力和怪异的场景时,更容易产生害怕或焦虑感觉。这是为什么?科学家认为,基因决定了人体内的血清素水平不完全相同。有的人大脑释放血清素不够,如果产生的兴奋感不足以盖过一开始的恐惧感,那么就容易留下心理创伤。

反复回忆和思考让人抑郁

我们会仔细回忆并反复思考以前做过的错事,帮助我们从中获得经验和教训。然而,如果這些令人不快的事情在大脑中重复太多次,那么我们血液中的压力激素也会增加,容易让人烦恼,从而引发酗酒、暴饮暴食等问题。

这还不算太坏,最严重的是,反复回忆一段令人不快的往事,会增加患上抑郁症的风险。科学家发现,一旦养成反复回忆的习惯,这类负面回忆就会不受控制地跳入脑海,很难停止。陷入反复回忆停不下来的人和容易因为烦恼而反复回忆的人更容易患上抑郁症。

难道反复回忆这个恶性循环就无法打破吗?不是。适当分心开小差能帮助人们走出反复回忆的怪圈,和朋友聊聊天、玩会儿手机游戏都是有帮助的。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下午11:28。
转载请注明:看破大脑的花招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