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告诉了我们什么?

科学家对冰人进行取样检查。

1991年9月19日,两名德国旅行者在奥茨塔尔阿尔卑斯山脉海拔3210米的东脊发现了冰人奥茨的干尸。他们当时以为这具冰尸属于最近死亡的一名登山者。在他们发现冰人第二天,山区警方采用风钻和冰斧,试图把躯干以下都冻结在冰中的冰人取出来,但因天气不好而作罢。9月22日,冰人被初步提取出来。23日,冰人及在现场发现的物品被正式提取和运往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市。24日,根据在现场发现的铜斧等物品,考古学家宣布冰人是一名生活在大约4000年前(后来修正为5300年前)的古人。

归属之争

1991年10月的勘测结果表明,冰人发现地实际上位于意大利境内。意大利南提洛尔省因此宣布对冰人拥有主權,但同意让因斯布鲁克大学完成对冰人的科学检验。从1998年开始,冰人一直在位于南提洛尔首府博尔扎罗的南提洛尔考古博物馆中被展出。

冰人接受了包括X光检查在内的多项科学检验和测年鉴定。他的身体组织和肠道残渣、他的随身物都接受了微观检查。2004年8月,在1918年山区战争中死亡的3名奥匈帝国士兵的冰尸被发现,其中一具被送到南提洛尔考古博物馆,帮助调查环境会怎样影响尸体保存,由此有助于揭示冰人的情况。

科学家估计,冰人死亡时身高160厘米,体重约为50千克,年龄约为45岁。他的冰尸被发现时重量为13.8千克。因为他死后很快就被冰覆盖,所以尸体只有局部损坏。对花粉、尘埃颗粒和牙釉质同位素组成的分析结果,表明他的童年在博尔扎罗以北某地度过,但后来他在大约50千米外的一个北部山谷生活。

冰人最初被发现时的情形。

死前饮食

2009年,计算机断层扫描发953f548c051717da85a798198cc4fc7d58beae5e17a85fdf7282a3d7fc0f53bc现冰人的胃上移到了原本应该是肺下部所在位置。DNA检测发现,他的胃内物包括部分消化的野山羊肉,而且他在死前不到两小时吃过食物。科学家相信,冰人很可能吃了晾干的野山羊肉片。他的胃内物中还有小麦颗粒。对他的肠道内物质进行的检测表明其中包括两餐,前一餐是在他死前大约8小时吃的,吃的是马鹿肉和草饼。最后一餐吃的是岩羚羊肉。两餐都包括植物根、小麦和果子。其中的小麦是经过高度处理的一粒小麦(一个小麦品种)的麦糠,很可能是做成了面包或面饼。在冰人埋葬地周围发现了一粒小麦和大麦的谷壳、谷粒,还发现了亚麻籽、罂粟花、黑刺李(一种水果)和多种野莓种子,这些可能都来自冰人的随身物。

科学家通过毛发检测来调查冰人在死前好几个月的饮食。有些花粉表明冰人在中海拔针叶林用过餐,其他花粉表明他吃了小麦和豆子,这些可能属于农作物。角树花粉颗粒也被发现,它们保存完好,就连内部细胞也很完整。这说明冰人死亡时花粉很新鲜,因此冰人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春季或初夏。一粒小麦收割是在夏末,黑刺李成熟于秋季,所以冰人所吃的一粒小麦和黑刺李应该是上一年的收成。

因在世时主要食物为碳水化合物,冰人的牙齿受损明显。

面孔复原

冰人的毛发检测发现了大量铜和砷微粒。再加上冰人的铜斧刀片含铜量高达99.7%,科学家推测冰人曾经冶炼过铜。通过检验冰人的骨骼,科学家判断他曾在山地上远距离行走。这种运动程度在其他铜器时代欧洲人中并不常见,所以有科学家推测冰人在世时是高山牧人。采用3D扫描技术,科学家复原了冰人面容,让人觉得冰人看起来比他的年龄显老,他也显得疲惫不堪和不修边幅。

冰人很明显感染了一种肠道寄生虫——鞭虫。CT扫描发现,他死后尸体俯卧,冰块挤压造成尸体右侧三、四根肋骨断裂。他有两个指甲尚存,其中一个上面有3根博氏线,说明他在死前半年生过三次病,其中最后一次是在死前两个月,病情持续了大约两周。他的表皮消失,这是尸体转化为冰尸的天然结果。他有严重蛀牙,这是他的饮食中富含碳水化合物的结果。2012年进行的DNA检测发现冰人乳糖不耐受,这表明尽管当时农业和畜牧业逐渐兴起,乳糖不耐受却依然普遍。

冰人的复原像。

文身与穿戴

冰人全身有61处文身,文身线条深度为1~3毫米,长度为7~40毫米,文身材料经检测证实是炉灰。对冰人骨骼的放射学检测发现,他的文身区域有软骨病、椎关节强硬和膝盖尤其是踝关节磨损。科学家推测,这些文身有可能是为了缓解疼痛,这与针灸有些相似。考古证据表明,冰人的文身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文身。

冰人穿戴草编斗篷、外套、皮带、绑腿、缠腰带和鞋子。冰人的鞋子用多种动物皮拼接而成。他还戴着熊皮帽和皮下巴托。他的鞋子又大又防水,如此看来很适合雪地行走。他的鞋底是熊皮,鞋面是鹿皮,鞋网是树皮。鞋子里有草,其作用相当于袜子。他的外套、皮带、绑腿和缠腰带都是用皮条缝制的。他的皮带上有个皮袋,里面装着刮刀、钻子、燧石片、骨锥和引火用的干燥真菌。

冰人的缠腰带和皮外套都是用羊皮做的。基因分析表明,这些羊与现代的驯化欧洲羊而非野羊关系更近。缠腰带和皮外套的制作采用了至少4张羊皮。冰人的鞋带由欧洲牛皮制作,箭袋由野狍皮制作,皮帽用的熊皮与今天该地区的棕熊皮同宗。科学家是通过检测冰人服饰的动物皮线粒体DNA而得出这些结论的。

冰人的雪鞋复原。

冰人的服饰复原。

地位象征

冰人的随身铜斧以紫杉木做柄。他的箭袋中有14根箭,箭桿为木制。其中两根断箭有燧石箭头,还有上翎(稳定翼),其余12根则未完成,没有箭头。箭袋里还有一根弓弦、一件未识别工具、一件鹿角工具(可能用于削尖箭头)和一根紫杉木做的弓杆(1.82米长)。

此外,冰人的随身物中还有一些野莓、两只桦树皮篮子和两种用皮绳串起的多孔真菌,其中一种真菌是具有驱除肠内寄生虫功效的桦滴孔菌,它可能被冰人用作药物。另一种真菌是引火菌(木蹄层孔菌),可能用于一种看似复杂的点火装置。这种装置包括超过12种植物和用来产生火花的燧石及黄铁矿。

冰人的铜斧特别有意义。木质斧炳长达60厘米,制作精细。9.5厘米长的斧头几乎由纯铜锻造,其工艺包括浇铸、冷锻、抛光和削尖。尽管在冰人时代阿尔卑斯山人就已经会利用铜矿资源,一项研究却表明冰人铜斧所采用的铜来自于如今的意大利托斯卡纳南部。斧头被塞进斧柄顶端分叉的弯头,采用桦焦油和皮绳严实固定。斧头刀刃上有明显的砍、割痕迹。在冰人时代这样的铜斧价值很高,对拥有者来说不仅是重要工具,而且是地位象征。

冰人的铜斧复原。

基因检测

2012年2月,冰人基因组完整测序结果发布。他的Y染色体DNA所属于的单倍群亚型如今大多见于意大利科西嘉南部。他的线粒体DNA属于K1亚型,但不属于今天该亚型的3个分支。进一步测试发现,冰人的线粒体DNA属于一个之前未知的欧洲分支,该分支在现代人数据库中分布很窄。常染色体DNA检测发现,冰人与欧洲南部人群(尤其是科西嘉人和撒丁岛人)关系最近。DNA检测还发现,冰人有动脉硬化和乳糖不耐受的高风险。由于检出了伯氏疏螺旋体,因此他还可能是已知最早的莱姆病患者。

同样是在2012年发布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冰人有更大程度的尼安德特人(一个已灭绝人种)特征,而不太具有现代欧洲人特征。2013年10月,一组科学家宣布已发现至少19名现代提洛尔人是冰人的后人或近亲。这些科学家检测了超过3700名提洛尔男性志愿者的DNA,发现其中19人与冰人有相同的基因变异。

2012年5月,科学家宣布发现了冰人依然完整的血细胞。这是迄今为止识别的最古老的人类完整血细胞。对于如此古老的干尸来说,血细胞要么已大大萎缩,要么已很不完整,但冰人的血细胞看上去与现代人的没有不同。科学家2016年报告说,他们提取了冰人胃肠道的12份样本来检测幽门螺杆菌,惊讶地发现其中一个菌株今天主要发现于南亚和中亚人群中,而在现代欧洲人群中罕见。冰人消化道中的这一菌株与今天印度北部人群的最相似,但该菌株本身比现代印度北部菌株古老。

冰人与今人的基因关联(示意图)。

死因争议

在冰人被发现后的几年里他的死因一直不明。科学家起初推测他死于突然遭遇的冬季雪暴中,后来又推测他(作为一位头领)是(祭天)仪式受害者。这后一种解释的提出,是因为之前对公元1000年泥沼干尸的解释——他们是仪式受害者。

2001年,X光和CT扫描发现一只嵌在冰人左肩的箭头,以及与之匹配的他的外套上的裂缝。这一发现让科学家改为推测冰人死于伤口大量失血,因为这在现代医学技术条件下也可导致死亡。进一步检测发现,在冰人死前箭杆已被拔出,冰人双手、手腕和胸部有伤口(包括割伤),他的脑出血表明他的头部被击打。科学家现在相信,箭击碎冰人的左肩胛骨,损伤神经和血管,最终停留在肺附近,从而导致他死亡。

冰人胃中有未消化食物。科学家推测他遭遇了伏击。但科学家对他是因头部遭击而死还是因肩部中箭而死一直有争议。在2012年一项研究中,一些科学家在检验冰人的红细胞后认为他是在中箭后死的。冰人血细胞显示出一种凝血化合物的痕迹,这种化合物在伤口出现后立即出现于血液中,但很快就会消失。冰人血液中仍有这种化合物,说明冰人遭遇箭伤后很快就死了,由此可以说他是因中箭身亡的。

最近进行的DNA检测发现冰人的随身器具上有至少4人的血迹:刀上有一人的,一个箭头上有两人的,第四人的来自他的外套。科学家对此的推测是:冰人用一个箭头杀死两人,而且两次都把箭头取出来了;外套上的血来自他可能背在背上的一名受伤同伴。冰人的死亡状态(面朝下、左臂弯曲于胸部和冰冻)可能支持一种理论:冰人死前和尸僵出现之前,有人让他的身体俯卧,以便拔出箭杆。

在冰人左肩發现的箭头。

葬地迁移?

2010年有科学家提出,冰人在死于更高海拔高度后被移葬在而今尸体发现处的海拔高度。这些科学家根据在冰人所在地附近散落的物体(例如石头)及冰人被发现时所在位置,推测他原先可能被葬在高山石头墓冢顶部平台上,随着每一次雪融形成的流水冲刷,尸体被冲到下面位置再冻结。但另一些科学家反驳说,没有证据表明那些散落的石头原先构成墓葬平台,而且冰人的骨骼没有出现尸体在被冲刷下来过程中会发生的那种骨骼移位,他的箭伤血瘀也很完整。因此,认为他在死于高海拔后被冲下来移葬的理论说不过去,但这不能排除他的死亡很惨烈的可能性。

冰人诅咒?

西方一些媒体渲染“木乃伊诅咒”,说冰人也会诅咒,例如与发现、提取和检验冰人有关的多人已被“咒”死。还说这些人都死得很离奇。但事实上,冰人被发现至今已近30年,这么长时间内一些与他有关的现代人(总共7人)去世并不奇怪。其中4人属于意外死亡,却被渲染成被“咒”死的。至今已有上千人参与冰人的发现和研究,其中几个人意外死亡并无统计学意义。换句话说,所谓“冰人的诅咒”纯属胡言。

冰人提示:生活方式影响肠道细菌

直肠微生物组是由无数微生物(尤其是细菌)组成的复杂生态系统。它支持我们的免疫系统,保护我们不受病毒和病原体感染,并有助于我们吸收养分和产生能量。2019年10月公布的对冰人直肠细菌的研究证实,西方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对直肠微生物组有巨大影响。

之前已有多项研究证明,微生物组的细菌组成与西方国家的肥胖、自体免疫疾病、胃肠疾病、过敏,以及其他复杂病症之间有关联。而新研究证明,西方和非西方(或史前)微生物组之间的差异在于前者肠道中负责处理复杂和植物性纤维的某些类型细菌减少。饮食结构的改变、惯于久坐的生活方式、新的卫生习惯以及抗生素和其他医疗产品的广泛使用,无疑让生命更安全,但也影响了微生物组的脆弱平衡。

在新研究中,科学家对冰人的DNA测序,辨识他的肠道菌落,把它与当代非西化人群(尤其是坦桑尼亚和加纳人,他们不习惯精加工食物,也没有西式卫生举措和生活方式)的微生物组比较。新研究聚焦的是人体普氏菌,这种肠道微生物常常最有代表性。30%的西方人有人体普氏菌。科学家发现,人体普氏菌并非单型,而是有4个不同但相似的进化枝。科学家注意到,其中至少3个进化枝在非西化人群中几乎一直存在,而在西方人中很少见。就算西方人有人体普氏菌,通常也只有1个进化枝。科学家推测,复杂的西化过程对人体普氏菌的逐渐消失有明显影响。冰人的肠道包含人体普氏菌的3个进化枝。而在1000年前的墨西哥古人粪便化石中均同时存在4个进化枝。科学家并不清楚的是:上千年来人体基因没有改变,但为什么过去几十年来人体微生物组改变如此之大?这种改变将带来医疗方面的哪些影响?

冰人发现地。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1月1日 上午12:20。
转载请注明:冰人告诉了我们什么?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