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会感觉到痛?

痛感产生的漫长旅程

如果手指被针扎了一下,我们马上就能感受到,反应非常迅速,但这种痛觉的产生其实经过了漫长的旅程。

我们的身体中存在一类特殊的神经细胞,被称为“伤害感受器”,它是痛觉的发源地。伤害感受器有许多“触角”,也就是神经末梢,它们遍布身体的里里外外。当我们受伤时,这些伤害会刺激触角释放信号,传递给伤害感受器,再经过神经纤维,上传给脊髓中的神经元,最后传送到大脑特定的区域,这时我们才会感受到疼痛。

我们可以感受不同的痛

伤害感受器分为好几种,不同的伤害,如被针扎、撞击等机械外力、化学试剂腐蚀、太冷或太热等会激活不同的伤害感受器,带来不同的疼痛感,所以你能轻易地区分自己是被针扎了,还是被开水烫了。

辣是一种痛

食物的味道有酸甜苦辣咸,但辣其实并不属于味觉,而是一种痛感。辣椒中的辣椒素能激活伤害感受器,使你产生被烫到般的疼痛;这时,大脑会误以为你在靠近火焰,接着使你出汗散热。随后,为了缓解疼痛,你的大脑会分泌内啡肽,这是一种能使人产生欣快感的激素,所以许多人吃辣会上瘾。

迟钝的痛觉

试着轻轻捏胳膊,你的胳膊能感觉到,但不会痛。如果更用力一些,触觉就会变成疼痛。原来,触觉是由另一类神经细胞传递的,也就是机械感受器。

机械感受器非常灵敏、复杂,极其轻微的触碰就能激活它;与它相比,伤害感受器则迟钝得多,只有在刺激强烈到一定程度时才会被激活。这样一来,大脑既能利用触碰获取外界物体的信息,又能对有害的触碰保持警惕。

大脑不会痛

有时你会感到头痛,这种大脑要裂开的感觉真是让人难受极了。但实际上,大脑本身并没有伤害感受器,不会产生痛感,一些脑部外科手术甚至可以在病患清醒的情况下进行。

“头痛”其实来自包围着大脑的组织、血管和神经。睡眠不足、睡太久、压力大、低温等都可能引起头痛,比如吃冰激凌时,瞬间的低温使口腔顶部的毛细血管迅速收缩、扩张,这激活了血管周围的伤害感受器,将疼痛信号通过面部神经发送给大脑,使人感到短暂的疼痛。

盡管大脑不会痛,但长期头痛、突然的剧烈头痛可能是脑部问题的征兆,如肿瘤、发炎、出血等等。

抚摸能够减轻疼痛

如果不小心撞到膝盖,你会痛得赶紧用手捂住膝盖,似乎这么做就能减轻疼痛。这不是你的错觉!

人体内的神经纤维是一条条错综复杂的公路,触觉、痛觉信号像是在不同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当它们并行时,主干道上的触觉信号可以先通行,痛觉信号所在的支路则亮起了红灯,从而减轻了一些疼痛感。

但是,如果你撞破皮流血了,再摸伤口只会更痛。这是因为组织严重受损时会释放一些化学物质,使伤害感受器变得更加敏感,以强烈的痛感警告你必须保护伤口。

没有痛觉的人

当你因为肚子疼而翻来覆去时,会不会希望痛觉从世界上消失?

疼痛给人们带来了烦恼,但如果没有它,生活将变得一团糟,人们甚至有丧命的危险。

戈比·金拉斯是个患有“无痛症”的女孩,天生就没有痛觉,不管是打针还是摔跤,她都不哭不闹。和其他小孩一样,戈比喜欢啃手指,但她会把手指啃到血肉模糊,甚至露出骨头。

父母吓坏了,不许她再啃,但戈比又会像嚼泡泡糖般用牙齿嚼舌头,使舌头肿胀到无法喝水,医生只好拔掉她的所有乳牙;她用力擦眼,使眼角膜受损,医生把她的眼皮缝上,她却扯开线,失去了左眼;她若无其事地站在滚烫的蒸汽里,导致二级烫伤……这一切,只因她不知疼痛。

疼痛不止的人

有人没有痛觉,有人却一直被疼痛折磨,他们长期忍受如同被火烧、被针刺般的酷刑,这被称为“慢性疼痛”。世界上约有10%的人都在遭受慢性疼痛的折磨,一些人不得不服用大量的止痛药。

有的慢性疼痛是炎症、癌症、组织受损引发的,有的却原因不明,他们明明毫发无伤,却无缘无故地感到疼痛。

无痛症的产生与一些基因的突变有关。如今,科学家们正在研究这些基因并开发“超级止痛药”,以挽救饱受病痛折磨的人。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1月1日 上午7:03。
转载请注明:为什么我们会感觉到痛?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