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中的球在移动吗?

当你的视线在图片上移动时,你是否发现,小球正在微微移动?虽然你的理智告诉自己,纸上印出的图案不可能移动,但此刻球的移动在你的眼里同样不可置疑地发生着。这是为什么呢?这其实是一种视错觉。

我们感受到的世界,并非全部来源于真实的感觉信息,很大一部分都来自大脑对这些信息的预测。科学家提出了一种理论:大脑不像计算机一样严谨,而更像一颗魔法师的水晶球,总是试图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大脑接收到视觉、听觉等感觉信息后,将它们与以往的经验比较,得出一个最有可能成真的“预言”,并提前做出决定。比如你在过马路时,不会等到汽车开到跟前才做出反应,而是会提前避让。

然而,这种凭经验做出的预测并不能保证完全准确,专家们甚至利用人们的预测规则钻空子,用颜色、明暗和线条故意制造出与我们日常生活相违背的图像,当我们的大脑试图用以往的经验来看待这些图像时,错觉就会产生。

鸟儿在哪睡觉?

鸟儿通常以“单半球”睡眠的方式来休息,即一半的大脑睡觉,而另外一半大脑保持清醒。这种睡眠方式不仅可以让鸟儿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迅速醒来,还可以让鸟儿保持行走或飞行。其中一些鸟儿甚至还会睁着一只眼睛睡觉,鸭子尤其擅长这么做。

但是,在安全的地方,例如无狩猎者的小岛、安全的树杈或人造鸟窝等,跟同类聚集在一起睡觉时,鸟儿也会让整个大脑休息。

水是什么颜色的?

水的颜色其实是蓝中带绿的淡蓝色。只是水杯里的水不够多、不够深,所以看起来才是透明的。如果你仔细观察电影或生活中的干净游泳池的话,就会发现泳池里的水是淡蓝色的。

太阳光由不同波长的光组成,较长波长的光在人类眼中是红色、橙色的,较短的则是蓝色和绿色。当太阳光照射到水池时,波长较长的光在水面就被水分子吸收得差不多了,而较短波长的光被散射,所以水就呈淡蓝色。

生病的时候,为什么似乎常常只有一个鼻孔被堵住了?

这是由于“鼻循环”的作用。鼻循环是一种正常的生理机制。即使在健康的状况下,鼻循环也会让你一个鼻孔所呼吸的空气比另一个鼻孔要多得多。两个鼻孔每隔几个小时相互切换,能避免鼻孔过度工作,防止鼻孔因持续的强气流而变得过于干燥。

感冒时,由于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应,鼻子不仅会扩张血管,还会分泌更多的黏液,造成两个鼻孔都有些堵塞。只是其中一个鼻孔正好“下班”了,另一个鼻孔正好“上班”,下班了的鼻子更堵一些,所以你会感觉似乎只有一个鼻孔堵住了。

所有的鱼都有鱼鳞吗?

并不是所有的鱼都有鱼鳞,水滴鱼就没有。水滴鱼长相酷似发呆的卡通人脸,主要生活在澳大利亚附近600~1200米的深海当中,这里的生存竞争压力相对较小。

除了水滴鱼,无鱼鳞的鱼还有鲶鱼、鲨鱼和海鳗等。淡水鱼鲶鱼浑身没有鱼鳞,但它胸部和背部长有剧毒硬棘;鲨鱼虽然没有普通意义上的鱼鳞,但它长着由鱼鳞进化来的细小鳞片;海鳗也没有鱼鳞,但它能分泌具有保护功能的黏液来保护自己,其中部分海鳗的黏液还带有剧毒。

植物有听觉吗?

植物没有耳朵和大脑,所以没有动物那样的听觉。但是植物体内有感应振动的受体,所以能对声音做出反应,例如水芹植物。科学家给水芹植物播放毛毛虫的啃食声时,水芹植物体内会分泌更多的用来防御毛毛虫的化学物质。然而,当声音是风声或虫鸣的时候,水芹植物则不会额外分泌那种防虫化学物质。

又例如甜豌豆。在听到蜜蜂的嗡嗡声时,甜豌豆会增加自己花蜜中的糖分。如果听到是水声,那么甜豌豆的根会朝着水声的方向生长。

为什么键盘上的字母按键不是按顺序排列的?

键盘如今的按键布局是从以前打字机那继承的。打字机按键最早的布局就是按字母顺序排列,但是那时如果打字速度过快,一些键的组合经常被按到,例如“P”和“Q”,打字机就非常容易出现卡键的问题。于是,美国发明家克里斯托夫·肖尔斯在1868年发明了QWER布局的键盘,把最常用的几个字母按键安置在相反方向,最大限度地降低打字速度,从而避免卡键。

今天的电脑键盘不存在卡键问题,也有人于1934年就发明了更有效率的Dvorak鍵盘,但由于生产QWER键盘的公司不愿意改变,同时打压其他同行公司,人们也形成了习惯,因此现在广泛使用的还是QWER键盘。

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可不可以有个回声定位的功能?

回声定位系统不太适合汽车,因为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效果不太好。就拿回声定位高手蝙蝠来说,即使在空气条件良好的情况下,它的探测范围也只有20米左右;在空气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只有2米左右,然而,一辆时速为30千米/时的汽车所需的刹车距离为4.4米,大于2米,来不及阻止事故发生。

如果要扩大汽车回声定位的范围,只有增加探测声音的强度,而这会造成噪声污染。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1月1日 上午7:59。
转载请注明:图片中的球在移动吗?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