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解剖的黑暗故事

被误解的人体

在公元前3世纪以前,人体内发生的事情对人们来说十分神秘,大家不知道手臂为什么会肿、肚子为什么会疼等等。由于宗教或社会习俗的阻碍,人们都反对解剖人体,导致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不清楚自己身体的具体结构,而且还产生了很多误解,例如,认为大脑不重要,古埃及人在制造木乃伊时,最先把大脑抽出来扔掉,而把心脏和其他器官小心取出并保存好;当时包括亚里士多德在内的哲学家、科学家都认为,人类的思想和感情是发自内心的,所以人体的智慧中心在心脏,而大脑没什么用,只能分泌“痰”来冷却心脏,并且动脉里只有空气;而从“心灵手巧

这是巴黎新大学医学院正门前的浮雕(1955年制成),雕绘了希罗菲卢斯的第一次人体解剖。

”“一心一意”“人心叵测” 等中文词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也认为人的思想和情感都来自于心脏。

第一次人体解剖

公元前3世纪初,许多地中海一带的学者到埃及交流学习,那里的统治者并不禁止人体解剖。土耳其学者希罗菲卢斯跃跃欲试,他是历史上有记录的第一个进行人体解剖的医师,也被称为“科学解剖学之父”。 当时,希罗菲卢斯获得国王的批准,对已处决的死囚进行了解剖,第一次发现了大脑的分区以及神经,并且认为大脑才是思想产生的部位,他还定义了很多解剖学概念,比如“十二指肠”。但他推崇的活人解剖引起了埃及人民的强烈不满,于是统治者下了禁令,使得人体解剖被封禁至公元12~13世纪。

受到重创的解剖学

在公元1世纪60年代,埃及与罗马交战不断,而埃及的首都图书馆在战争中被带火的弓箭射中,导致几十万丛书被摧毁,其中就包括希罗菲卢斯的著作。当时的西方宗教也对人体解剖施行了更严厉的禁令,比如军队中战死的士兵必须立刻被肢解、火烧,以防止被用来解剖研究。这也导致当时的人体解剖学与医学水平倒退,人们认为患上疾病是因为被恶魔附身了,或者是由巫术以及其他黑暗力量造成的,要想治病只能通过祈祷、忏悔和上帝帮助才行,通过任何医学手段治疗都是对身体的亵渎,都属于异端。

中国的解剖学虽然有零散的记载,但因为古人普遍重视保全死者的身体,政府也禁止人体解剖活动等,人体解剖没有继续发展。

动物来代替人体

繪画作品:盖伦在解剖一头拴在桌子上的猪。

禁令期间,大多医师不敢解剖人体,而是用动物代替,比如公元2世纪的古罗马医学家盖伦,他认为人的股骨是弯曲的,就是来自对狗股骨的观察。通过大量解剖实验,盖伦撰写了西方最早、较完整的解剖学著作《医经》,对人体的血液、大脑、内脏等进行了粗略的描述。但书中存在许多错误,比如他认为血液由肝脏制造,其实血液是由骨髓产生;他还相信血液中含有灵魂,这与教会的“有神论”不谋而合,所以在教会的保护和支持下,盖伦的解剖学理论一直被奉为经典,直到16世纪才逐渐被推翻。

第一个指出错误的人

公元14世纪,欧洲爆发了黑死病,全球死了三千多万人,教会开始默许医生出于医学目的对尸体进行解剖。在16世纪,比利时人安德烈·维萨里对解剖学深感兴趣,在一位法官的帮助下,他解剖了多具死刑犯尸体,发现盖伦学说有200多处错误,于是他根据实际情况撰写了解剖学巨著《人体构造》,对人体骨骼、肌肉、血管、神经系统等部位进行了详尽系统的描述,震撼了当时的医学界,为现代医学奠定了基础。但因为挑战了盖伦学说,他受到教会和不少传统学者的批评,差点被处以死刑。

事实上,许多曾流传一时的理论学说在今天都被推翻了,而随着医学的持续发展,今天对人体的各种认知在未来某一天说不定也会被推翻。

盗尸者和猎尸者

17世纪的盗尸者正在偷盗尸体

从17世纪开始,解剖学和医学逐渐发展起来,尸体被大量用在解剖教学、医学实验和锻炼手术技巧等方面,医生和医学院对尸体的需求激增,现有的尸体逐渐不够用了。有人开始去墓地偷盗尸体,然后将尸体卖给医生或医学院。当时大多数医生都有专门的“尸体卖家”,有时尸体卖的太贵,一些医生还亲自去盗尸,还有被守墓人抓住的;更加恐怖的是,还有人依靠杀死活人来供应尸体。直到19世纪,政府允许将死去的穷人尸体转给医学院解剖,才渐渐缓解了尸体的供给问题。

科技放大人体

随着显微镜的问世,人体的细微结构也被一一揭晓。17世纪初期,英国医生威廉·哈维发现了血液循环的规律,但他无法证明在动脉血管和静脉血管中存在着某种肉眼看不见的血管。意大利生物学家马尔比基借助显微镜观察到动脉和静脉之间是由细小的血管连接起来的,而这些血管正是“毛细血管”,是循环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到了20世纪,X光摄像机、微型摄像头、CT机(计算机断层扫描仪)等相继问世,可以扫描或拍摄活体内部,让人们亲眼看到自己体内的情况,让医学专家们无需剖开人体就能研究病例。

没有解剖学,就没有现代医学

解剖学的发展使人們了解到人体各器官的形态结构、位置功能,以及人体运行的内在规律,这让医生能够追根溯源,找到各类疾病的病因,并对症下药、治愈疾病。解剖学使现代的外科手术得以实现,也使器官移植成为了可能。正如德国哲学家恩格斯所说,“没有解剖学,就没有现代医学”。

解剖剧场

16世纪,欧洲处于文艺复兴时期,不少艺术家也研究起人体结构,以提升绘画、雕塑方面的技艺,例如达芬奇就声称自己解剖过尸体,并创作了700多张人体构造素描图,这引起了民众对解剖学的兴趣。加上宗教改革,天主教的地位日益衰微,人体解剖的禁忌也逐渐淡化,维萨里将解剖学课程公然放在剧场中,为医学生展示解剖过程,甚至向社会公开售票,市民只要买票就能观看。当时许多对解剖学感兴趣的贵族、画家、喜欢猎奇的普通市民,还有想寻找灵感的小丑都来观看。

TOaNWstcAS7PVoI4WugP06dgdgSDjRei1LT9w2+iU7U=17世纪的解剖课达芬奇的人体解剖图手稿护士在为患者进行CT扫描。美国一所医学院的老师使用虚拟解剖台为学生授课。这种仪器能模拟显示人体内部结构。

今天医学研究和教学使用的尸体大多来自遗体捐赠,一小部分来自无人认领的尸体,比如死去的流浪汉;如今学医的大学生都要学习人体解剖学,这是现代医学专业的基础课程。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1月1日 上午8:08。
转载请注明:人体解剖的黑暗故事 | 三分钟阅读-杂志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