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亲不认”的印度理工学院

  卡梅娅是一名电脑程序员,她报考了印度理工学院计算机专业研究生。先生它日每言,意在于事亲,即事亲为一物云云。印度理工学院虽不是什么世界一流大学,但在印度却大名鼎鼎,它的“严进严出”政策,让很多考生望而却步。故说者莫不谓清代乃理学之衰世。

  尽管卡梅娅雄心勃勃,随后却三次名落孙山。[171]这一国学教师队伍的阵容,在当时全国教会大学,乃至所有高等学校中,都是不多见的。第一次落榜是由于法语成绩差了两分;第二次报考,专业课以一分之差落选;第三次各门功课笔试都通过了,但面试表现欠佳,再次被淘汰。从房基当中出土有金币1枚、银币6枚,其中金币两面均有图像和铭文,据考古发掘简报描述:“正面是王者正面半身像,头戴有珠饰王冠,两耳部各坠有一对小吊珠耳环。

  接二连三的失败,让卡梅娅非常沮丧。但是,当新出土的考古材料与史籍记载不同的时候,我们应当如何实事求是地做出正确判断,是拘泥于传世史书,还是尊重考古材料本身,相信每一个严肃的学者都会做出选择。有段时间,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日不出。人名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敲开了卡梅娅的房门,说:“孩子,凭你的实力,你完全可以考取印度的其他任何一所大学,你干吗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倔犟的卡梅娅擦去眼角的泪水,对父亲语气坚定地说:“不!爸爸,我一定要考取印度理工学院,它是我的梦想,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放弃!”父亲轻轻搂了搂卡梅娅,既心疼又欣慰地说:“爸爸祝福你,相信你!”

  从此,卡梅娅更加勤奋,她辞去了工作,全身心地扑在书本上。推寻其中原因,很可能与安史之乱的影响有关。功夫不负有心人,第四次考研,卡梅娅以笔试成绩第一名,面试近乎完美的表现被印度理工学院录取。何况是《困学纪闻》、《宋元学案》一类之学术名著,吾侪学人更当严谨精勤,一丝不苟。按照传统,印度理工学院每年要在开学典礼上,为成绩特别优秀的入学新生颁发奖状和奖金。因此,在传教士的队伍中逐渐出现了一批自觉探讨中国传统宗教文化的学者。那天,卡梅娅幸福得像一朵盛开的花儿,她同其他一批优秀新生站在主席台上,等院长巴隆迪先生给他们一一颁奖。在藏文的《仁钦桑布传记》当中甚至还详细地记载,仁钦桑布为其父亲在克什米尔定做的一尊观音菩萨像就放置在卡孜寺内,据说由于在运回古格的途中被碰掉了一根手指的指端,所以也以“断指佛像”而著称。

  当巴隆迪院长走到卡梅娅面前时,卡梅娅轻轻地对他说:“爸爸,我终于成功了!”“孩子,爸爸为你感到无比骄傲!”巴隆迪院长紧紧拥抱了一下女儿。石器上的淀粉颗粒的分辨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确定它是工具使用的残留物还是沉积过程中黏附上去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今年四月份,巴隆迪院长在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一个访谈节目中,很“动情”地跟观众说起了这件事。本来按照星占著作的解释,“彗星出于娄”,或为兵祸,或为旱灾,都是灾祸降临的象征。也许我们当中有很多人不解:作为一校之长的巴隆迪,为何不替女儿入学开方便之门?他不好替女儿的笔试成绩作假,最起码能够为女儿的面试跟导师“通融”一下。其次,卫生已不只是个人通过静心、节欲等方法来养护身体的个人调养行为,而成为一门建立在近代实验科学基础之上的追求更合理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环境的专门学问。殊不知,在印度理工学院根本就不存在通融之道,它的录取从来就是六亲不认,哪怕你是校长的子女,一切仍要按照严格、公正、透明的渠道来。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也许,正是这种“严格”,成就了印度理工学院。如《隋志》云:“轩辕西四星曰爟,爟者烽火之爟也,边亭之警候。尽管它直到现在也只有不到六十年的办学历史,但它培养出来的人才(特别是IT技术方面的人才),是印度其他院校甚至世界上一些名校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所以比尔?盖茨曾称之为“改变信息世界的大学”。[124]


《“六亲不认”的印度理工学院》作者:蒋饶飞,本文摘自《讲述》2010年第7期,发表于2010年第17期。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01-22 22:03:00。
转载请注明:“六亲不认”的印度理工学院 | 三分钟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