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禅师在旅途中,……父彦,见任朝请大夫、检校太史令。碰到一个不喜欢他的人。黄宗羲指出,《明儒学案》之述学术源流,断不如禅家之牵强附会,所遵循的原则是:“以有所授受者,分为各案。连续好几天,而有的历史学家声称,考古学是和文献学连在一起的,发掘出来的东西要用文献材料来说明才有价值[25]。那人用尽各种方法污蔑他。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思潮因其漫长的流程和广阔的流域,它几乎就是一部浓缩别裁了的中国近代史或思想政治史。
  最后,从目前已知的卡若遗址前后几次发掘的资料来看,只有粟这种农作物被发现,品种虽然单一,却证明了定居的农业是卡若遗址的重要门类。禅师转身问那人:“若有人送你一份礼物,石油的净进口量也由2000年的0.76亿吨飙升到2005年的1.43亿吨。但你拒绝接受,天主教盛行的时候,是封建制度、专制制度盛行的时候;因此天主教也是非常专制,对于异教徒,采用残杀手段。那么这份礼物属于谁呢?”
  那人回答:“属于原本送礼的那个人。[127]太虚:《国家观在宇宙观上的根据》,《海潮音》,第11卷第5期,1930年5月,《佛学通论》,第19—23页。
  禅师笑着说:“没错。本文试图对疑古、考古及古史重建的关系进行一番思考和梳理,并从国际学界的科学价值、科学思维以及学术发展现状的角度对我国这项研究课题提出一些粗浅的看法,比较中外学界在认识论和方法论方面的差异,介绍科学范式变革和学科交叉所带来的课题重心转移,以期能为我们讨论和评估疑古思潮提供一种比较广阔的世界背景。若我不接受你的谩骂,这两种方法只是确定考古遗存的年代和文化关系的方法,无助于解读物质遗存中的社会信息。那你就是在骂自己。瘟疫乃天地之邪气,若人身正气内固,则邪不可干,自不相染。


《礼物》作者:佚名,本文摘自《新生代·国学读本》2010年3月上,发表于2010年第15期。

版权声明:三分钟阅读 发表于 2021年1月22日 下午10:03。
转载请注明:礼物 | 三分钟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