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13期

高粱與棉花。吴冠中油画。1972年 鲜花令人珍惜,是由于花期苦短,落花流水春去也。花似青春,年华易逝,诚是人生中的千古憾事。为了赋予短暂的花期以恒久或...

长夜花事

每天晚上,我都要去一趟县城郊外的苹果林,采回一大束苹果花,再将它们献给剧组里扮演女主角的演员——几天前,这名演员在这片苹果林里拍夜戏,突然就喜欢上了...

大宋的雪

大宋的雪落在大宋的版图上。落在汴河的桥上,落在冻滞的酒幌上,落在东京鳞次栉比的瓦片上,落在宫殿的飞檐上。那匹驮着麦子走过熙熙攘攘长街的骡子,也驮着...

山鸡

我们五六个人围着火炉谈天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小伙子。这个年轻人,我既没听过他的名字,也没和他打过照面儿,完全是个不相识的人。他没有带介绍信,而是让...

塞壬的沉默

不完善甚至幼稚的方法能使人得救,這个故事是个证明。 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塞壬的诱惑,奥德赛用蜡塞住耳朵,还让人把他牢牢地铐在桅杆上。如果这么做有用的话...

十三不靠

文人圈子,有個人既在圈内又在圈外,这个人叫汪无奇。他人长得周正,不流俗,平时喜欢穿一件天青色的长衫,净袜皂鞋,带点儿文人气,却不是文人。 说他在文...

不要迷失

“我看不见了”,一种奇特的失明症在城市暴发,患者的眼睛不会有任何不适,却有如陷入一片牛奶海洋,所见一切皆为白色。眼疾本身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越来越多的...

你的手充满时辰

你的手充满时辰,你走向我——而我说, 你的头发不是褐色的。 于是,你把它轻轻提起来放在悲伤的天平上;它比我还重…… 他们乘船到你那里,把它变成货物,然后...

奥斯曼大街的寄居者

过段时间巴黎就“解封”了,法国人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所有人都在想象“解封”后的新生活,我却感到一种更深的孤独,或者说是一种无边无际的孤立感。世界正在变...

古风

讲一个吴宓与蜀人雷少卿的故事吧。 这是一个有古风的故事,吴宓和雷少卿夫妇萍水相逢,雍容揖让,颇见古道古风。 那是在1938年,云南蒙自。 西门内路北,...
1 2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