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6期

重瓣水仙

我常去的花店的花贩,一直希望我买一盆重瓣水仙,说是最新的品种。花贩是一个美丽秀雅的姑娘,她站在花店里就像她所卖的花里面的一朵。这是我的哲学之一:如...

发往70年前的电报

生命中最后一封电报1948年12月30日凌晨,就在人们酣然入梦准备迎接新年的时候,在上海一间寓所的阁楼里,借着昏黄微弱的灯光,一双有力的手在电键上快速敲击...

我这个人

范用画像(罗雪村绘)我的一生,说起来很简单。我出生在一个小商人家庭,独生子,十四岁以前娇生惯养,十五岁离家自食其力,十六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一辈子做...

艾皮凯克

真是该死,到现在也该有人谈谈我的朋友艾皮凯克的事了。不管怎么说,他花费了纳税人776434927.54元,大家有权了解一下这么一笔巨款是怎么开销的。封·克莱施塔...

白天

孩子小的时候,我教他认字。说到词语“白天”,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想,按照他的理解力,我不能告诉他白天就是一段时间,就是黎明到傍晚的距离,就是...

寂寞红与伤心碧

《长恨歌》的“落叶满阶红不扫”一句欠通顺,應改为“红叶落满阶不扫”。这样一改,通是通了,仍嫌别扭。原来这是“红叶落满阶”“不见人来扫”两句合并后的省略句。...

人间有味

总觉得唐人在饮食方面偏于简单。这可能是我的错觉,但不能怪我,责任在唐诗。读过的唐诗里,关于饮食的诗句,最令我难忘的是杜甫《赠卫八处士》中的一句:“夜...

相信我

就像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翻看一本有人说他深受感动的书,或任何一本书,但你没有状态,看不下去,只感到昏昏欲睡,但有一天,当你充满生机,充满感觉,充...

原谅

即使再暴躁的父親也有温柔的时候,比如在那只运甘蔗的船上时。这是我们家种了一季的甘蔗。甘蔗又长又锐利的叶子在我的脸上和胳膊上割了起码一百道伤口。那一...

失踪的夹竹桃

春天开学的时候,我和蓝蓝的革命友谊被她的身高插了一竿子:一个假期下来,她竟然长高好多,像根竹竿一样杵在我面前,于是被老师调到教室最后一排去了。我又...
1 2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