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8期

鲜活

水灵图卷 李津舌尖五味,酸、甜、苦、辣、咸。鲜,不在其列。什么是“鲜”?我们发现,即便精通辞章,也很难一语中的。这是一种飘忽难表的滋味,玄而神秘,品得...

尊严不是无代价的

每当谈到抗美援朝战争,现代社会的舆论就非常复杂。我们为何而战?长眠在朝鲜冻土中的中华儿女,国家的利益和战略缓冲,进入中国台湾海峡的美国第七舰队,今...

“小微球”的强国梦

马里亚纳海沟,是人类已知的海洋最深处。2020年11月10日,中国“奋斗者”号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在马里亚纳海沟成功坐底,坐底深度10909米。这是中国自主研制的潜水...

王浮得救记

老画家王浮在弟子凌的陪伴下,游荡在大汉帝国的道路上。他们行进得很慢,因为王浮夜里要停下来凝望星辰,白天要停下来观看蜻蜓。他们的行李很少,因为王浮喜...

定风珠

小镇位于深山之中,极少有人来往。连风,也很难穿透时间凝固的墙壁,为这方圆百里唯一不通公路的小镇,送来些山外新鲜的气息。小镇里有一屠夫,生得膀大腰圆...

月光

那一天,秋意深沉。我独自来到莱茵河畔寻访贝多芬的故里,站在波恩的一个小院子中间,拍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座半身塑像。塑像的旁边是几棵银杏树,橙黄的叶子...

从容与有情

到台北近郊登山,在陡峭的石阶中途,看见一个不锈钢桶放在石头上,外面用红漆写了两个字“奉水”,桶耳上挂了两串塑料茶杯,一红一绿。在炎热的天气里喝杯清凉...

金婚纪念日

伴侣 吴冠中他们一定有过不同之处,水与火,相互远离,在欲望中偷窃并赠予,攻击彼此的差异。紧紧抱住,那么久,他们占用、剥夺彼此,即使只有空气留在他们怀...

彭士禄:90载“深潜”人生

“我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们的祖国更加强大。”须发皆白的彭士禄对着镜头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位96岁的老人是中国第一代核潜艇的首任总设计师,见证了中国轰轰烈烈...

简单相信,傻傻坚持

青年时代的樊锦诗(左一)几年前的一天,中欧商学院到敦煌考察,请我去参加他们的会议。我一到会场,就看到大屏幕上显示了八个字:“简单相信,傻傻坚持。”会...
1 2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