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19期

星星缀满我的脸

〔加拿大〕罗伯特·贡萨尔维斯 插画人世间,唯有星辰和星辰下的旷野,让人不会厌倦。当我仰望星空,觉得它像巨大的谜,我永远也无法猜透。星空的存在,是生命...

绝命崖上的“老愚公”

黄大发巡查水渠在贵州,人生没有行走,只有攀登。在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草王坝村,一位老人与大山斗了一辈子。虽然这里名叫平正乡,但这里的耕地既不平...

世界上最困苦的艺术学院

冼星海1938年的初冬,青年作曲家冼星海,自上海来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以下简称“鲁艺”)任教。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生活的冼星海,遇见一个崭新的世界,他兴奋起...

夜晚的潜水艇

1966年的一个寒夜,博尔赫斯站在轮船甲板上,往海中丢了一枚硬币。硬币带着他手指的一点余温,跌进黑色的涛声里。博尔赫斯后来为它写了一首诗,诗中说,他丢...

黄昏的倦怠

我喜欢初夏黄昏笼罩下的闹市的那份寂静,尤其是在白日的喧嚣对比之下,更添几分宁静。阿尔塞纳尔大街、阿尔范德加大街,这些幽暗的街道向东延伸,沿着静静的...

幻兽之吻

在三亚。早晨6点50分,我下楼晨练,遇到行动中的蚁群。它们体形极小,蚁流保持着一厘米左右的宽度,数蚁并行,速度很快,像摄影机下六车道的高速公路。奇怪的...

模拟城市

城市不是人。但像人一样,城市有自己的性格:在某些情况下,一座城市有很多不同的性格——有十多个伦敦,一大群不同的纽约。城市是生命与建筑的集合,它有身份...

绿色的夜

爷爷咕嘟咕嘟喝完一杯热茶,对坐在一旁的我亲切地说:“再给炉子添点儿煤吧。”接着就像平时一样打开了话匣子——我早年还很年轻的时候,别说腰杆子没这么弯,胡...

旧夜

夜是静的,静中发出的声响会给人留下格外深刻的记忆,如同听一首老歌,伴随着那熟悉的旋律,当年的景象也会出现在眼前。记得几年前有一则电视广告,为一款黑...

秋声赋(外一首)

秋风,让树枝记得还有掉叶的日子对一棵树来说,结果只是一个例外结过果的树,也有了负责任的枝杈坚强过头的果实,你看终于开裂出它的另一副面孔。掉光叶子的...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