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7期

稿边笔记:2021.04

我出门不大说话,是因为我不会说普通话。人一稠,只有安静着听,能笑的也笑,能恼的也恼,或者不动声色。口舌的功能失去了重要的一面,吸烟就特别多,更好吃...

自将磨洗认前朝

或许,我们是最后一代有保存手稿习惯的读书/写书人。经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轰轰烈烈的“换笔”运动,还会有个别人坚持用毛笔或钢笔撰写文章或著作,但绝大部分写...

​公社书记曹志勤

曹志勤先生,我至今仍习惯称他“曹书记”,是我在农村时结交的最大的官,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在县城上高中期间,曹志勤是我们张家山公社的党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

取暖

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是一种豁达。但想来想去,光光的来光光的走,这也是一种为人的狼狈吧。人真不如狗,好歹它带身毛吧。据说人原本也是有的,只是进化掉了...

民间“群木文学社”考

社名贾平凹说,叫“群木文学社”。他回忆:“记得40年前,当时我是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都是一些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文学...

老友记

来军来了一个人来到世上,大概与生俱来会与某个社会领域,有着天然的生命联系和强烈的精神感应,把我联系起来应该是文化,是文化里有主体地位和灵魂因子的文...

哥舒翰的悲剧和盛唐的衰落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这是《全唐诗》中收录的一首著名民歌,以寥寥数语描绘出著名将领哥舒翰的威武形象和赫赫战功,清朝诗人沈...

我上法庭当原告

2020年12月31日,西安阳光灿烂,却因为寒流来袭,一整天都在零度之下,感受不到阳光应有的温度。两天前,我把办公室窗外一盆茉莉花端回屋里,让它在窗台上晒...

棋中三味

棋  道父亲是村里公认的棋王。打我记事起,农闲之余总有人找父亲对弈。无论对方棋艺如何,父亲总是认真对待,经常让对方乘兴而来,连输数盘之后败兴而去。母...

送别,在严冬

邵步越老师走了,在大雪节令来临的严冬。今天,我们高七四级三班同学和各界哀悼者一起为老师送行。想不通,为什么总是在这样的日子呢?四十六年前,就是这样...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