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17期

一只贝

一只贝,和别的贝一样,常年生活在海里。海水是咸的,又有着风浪的压力;嫩嫩的身子就藏在贝壳里。壳的样子很体面,涨潮的时候,总是高高地浮在潮的上头。有一...

警营纪事

戴民师傅23岁那年,我依依惜别军营,未曾想到,不久便转而换上一身蓝色戎装,步入警营。踌躇满志的我心里没有一丝杂质,放眼望去,面前铺就的已然是幻想中熟...

天水南北宅子

张子艺这是渭水河畔的风,混杂着密密匝匝的香气,不由分说地迎着人们的脸和鼻梁骨,从耳侧吹过,就像千年前的那阵微风突然吹过伏羲女娲的脸。他们在结绳为网...

河畔沉吟

管卫中一如果要收藏,我最想收藏的东西,是书和河流。在与我热爱过的亲人失去联系的很多年很多年里,我的心总是孤单的,是时时容易感物伤怀的。百般无奈之下...

丝路拾珍

王志宏天水故事天水的地名很富有神话色彩。天水的名字源于“天河注水”的美丽传说。相传,远在三千多年前,天水地区人烟稠密,屋宇毗连,山水灵秀,林木茂密。...

过年

刘刚平时,白天上班上学的人走了,院子里就安静下来。只有我家的外婆与邻家的婆婆戴着老花镜,坐在门口,做针线活,安祥而静谧。光线从天井透下来,形成几道...

一枚两千年前落下的树叶

冯艳冰到中渡去,我以为还是乘船好。当然,走水路你就得预备出时间来,一天?两天?哪里够的!这个占地不大却精致朴素的古镇像极了一枚两千年前落下的樹叶,...

不过分的树

李路平没有比树更本分的事物了。它们生长在城市里,生长在大街小巷中。夏天为路人提供绿意和阴凉,秋天提供落叶,与路人合影。人们把一切都当成理所应当,树...

剥离的生活

朝颜一我和审监庭的两名审判员、一名书记员共同走进江西省女子监狱的时候,正是清明时节。穿过一大片生气盎然的绿地和花圃,我看见春天的每一株花草都在尽情...

车逻洞外的忧患

周荣池乡土世界之于高邮城的意义,更多的是水土之间的关系。水土关系维系着乡土世界的秩序。大河涨水小河满,密布的河流就像是平原的筋脉,水便是养育日常的...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