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两代之间

父亲给我的三封信

“父亲给我的三封信”早已不存在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它们是永远存在的。 1943年夏,我由昆明去重庆南开中学读书,1945年1月我又回到昆明,这中间大约有一年半...

淡,也许才是最深

看完《东京家族》有段时间了,在夜深人静之际,不时想起远从濑户到东京探视子女的平山老夫妇在偌大东京的寂寞身影:他们有时轻描淡写地交谈,有时只是沉默相...

爸爸们的女权主义萌芽

丹麦一所大学公布了一项跟踪研究结果:男老板在有了女儿以后,会改变他们对待女员工的态度,更容易给女员工加薪。 看到这项研究成果,我是相信的,同时想起...

给你人间寻常爱

一天,12岁的儿子放学回家,忽然问我:“妈妈,假如——假如啊,你别当真,我说的是假如。”我看他如此郑重,便有些好奇,说:“我知道你是假如,假如怎么样?”“假...

龙眼与伞

大兴安岭的春雪,比冬天的雪要姿容灿烂。雪花仿佛沾染了春意,朵大,疏朗。它们洋洋洒洒地飞舞在天地间,犹如畅饮了琼浆,轻盈,娇媚。 我是喜欢看春雪的,...

当你心里充满了爱

那天,我兴冲冲地放学回家,一推开阁楼的门,就看见爸爸哈着腰在往红箱子里放衣服,大柜门开着,他们的那一格又空了。听见动静,爸爸猛地抬起头,紧张地冲我...

父亲的手

1933年7月1日午夜刚过,我便来到了世间,我是父母的长子。我的生日刚好跨在那一年的上下半年之间,这是我日后命运的一个暗示:一只脚总是被拖向听力障碍的世...

爸妈加我微信了

自己的爸妈能跟上潮流使用最先进的沟通交流方式,本是件很潮的事儿。但问题也随之来了——很多经常使用微信,并且通讯录上有自己爸妈的年轻小伙伴都有这样的烦...

母亲的三句话

二月河幼年时憨厚、讷言,在某些方面还有点反应迟钝。 二月河的父母都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人,对待孩子的学习成绩不那么苛刻。父母下了班在门前空地上洗衣、...

胭脂

每次到屏东去看妈妈,还没到时先给她电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愉快的声音传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可是我知道你是我喜欢的人。” “猜对了,”我说,“我...
1 2 3 19